(雜 談)慧空櫻與彼岸日

(澳門日報) 2017年03月20日 11:04

慧空櫻與彼岸日

    進入3月,不知是春寒料峭,還是寒冬未了,反正還是雨雪交加,讓人難以換下冬裝。可是,接下來的事情,雖然還沒有在人們的視野當中大規模地出現,但也在人們的意料之中。的確,此時很多地方已經“耕牛遍地走了”,可在溫哥華,遇到晴天,人們才會想到冬去春來,櫻花盛開。

    要說櫻花,這些年在溫哥華也見得不少,紅的、粉的、紫的;而且還不用遠足,窗外就有一排。可櫻花雖好,也有人不適;花粉過敏,讓人喜憂參半。而我還有所不知的是,櫻花品種的細分和櫻花到底什麼時間盛開。

    前些年,忙忙碌碌,靜不下心來感受生活,只知道櫻花來自日本,大約在春季開放,不知相關的細節和對應的習俗,而今臨近春分(3月20日),才長了一些知識。

    春分就是冬天與春天的分水嶺,春分以後,白天漸長,黑夜漸短,和冬至彼此相關,遙相呼應。而春分前後三天共七天的日子也叫彼岸日,在日本是人們與逝去的親人見面的日子,和中國的清明時節類似。而在春分前後七天裏盛開的櫻花也是一個獨特的品種,叫小彼岸櫻;而它不是源自日本,而是土生土長在北美;其中顔色較爲豔麗的一種,叫做慧空櫻(Whitcomb),成長在溫哥華的Grandview一帶。

    小彼岸櫻(Higan Cherry),花單生,五個花瓣,紫紅色,小花直徑兩公分,花朵朝下開放,花柄較短帶有稀毛,花萼筒下部稍微隆起,通常四到五朵花聚合。小彼岸櫻,樹枝細,相比江戶彼岸櫻是小型木,適合小型庭院種植。

    從櫻花說到時令,又從彼岸日談到清明,不由讓我又想起遠去的父母。的確,清明對中國人來說,從來都是一個非常特殊,而又重要的時令,人們會集中在那幾天,扶老攜幼,踏青掃墓,以示思念,寄託親情。而就我而言,何止彼岸日或者清明節才想起父母,在平日當中,夢裏、文章中、父母的舊照裏,我們也不定期的相見……

    羅仁基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