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荷花意蘊的人文解讀

(澳門日報) 2018年06月14日 03:03

荷花意蘊的人文解讀

    荷花,又稱蓮花,古稱芙蓉、菡萏、芙蕖,是國人最喜愛的花卉之一。千百年來,人們以荷花為楷模,藉荷花的形象寄寓中華民族的審美情趣與道德標準。

    國人很早就注意到荷花的可愛。中國最早的民歌集《詩經》,就有多處提到荷花,用荷花起興,讚美歌者心中仰慕的人。

    在南北朝時期的《子夜歌》裏,我們還可讀到這樣的詩句:“霧露隱芙蓉,見蓮不分明。”表面的意思是,霧氣和露水隱去荷花的真面目,雖可隱隱約約見到,但卻看得不大清楚。實際上,卻是以諧音雙關的手法,寫女子隱約地感到情人愛戀自己,卻始終沒見他明確表態,因而十分焦灼:既然愛我,那就爽爽快快說出來嘛。

    《子夜歌》以它的優美詩句,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也可由此得知,直到那時,人們仍是只把荷花看作是可愛的花,或用作愛情的饋贈,或暗喻自己愛慕的人。

    第一次把荷花形象提高到聖潔地位的,是印度的智者。佛教傳入中國後,人們在佛經上讀到佛祖釋迦牟尼的故事。據說,釋迦牟尼一生下來就會走路,他連走七步,每步都留下一朵蓮花。隨着佛教的普及,蓮花地位迅速提升,甚至有“花開見佛性”之說。這也就是說,人有了蓮的心境,就有了佛性。

    把蓮和佛性聯繫在一起,境界不可謂不高,但到底有點縹渺。真正把蓮的品位提升到道德層面的,其實是宋代學者周敦頤。

    周敦頤在《愛蓮說》中寫道:“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皆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根據以上屬性,周敦頤把蓮花定位為“花之君子”。

    周敦頤是中國理學的開山祖,隨着理學的廣泛傳播和成為中國學術界、思想界的主流,《愛蓮說》賦予荷花的正直、清廉的品格,千百年來,一直是中國士大夫乃至平民百姓的審美追求與道德規範,即使在舉國反腐倡廉的今天,依然不失其啟迪意義。

    令人稍感意外的是,《愛蓮說》中的“可遠觀而不可褻玩”一語,迄今很少為人所重視。其實,周敦頤關於“君子”的釋義不僅明確,而且相當完整。那就是,不僅應該“出淤泥而不染”,亦即潔身自愛;而且還應該“可遠觀而不可褻玩”,亦即凜然不可侵犯,敢於維護個人的尊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堅持“四個自信”,正是這一概念的延伸與深化!

    時至今天,時代賦予荷花的人文內蘊,不應該停留在周敦頤的經典析義上。孫中山先生說的“中國當如此花”,內涵何等豐富;從孫中山贈予日本友人的古代蓮子育出的“孫文蓮”,如今也已成為國際友誼的象徵。

    當代的荷花還可以更接地氣。今天,我們不僅可以在園林與佛寺裏見到荷花,不僅可以在清廉正直的“君子”身上感受到“蓮性”,還可以見到一碧萬頃的荷塘,見到為荷花日夜操勞的普通勞動者,清純有如荷花的採蓮姑娘。為什麼非要沿襲周敦頤舊說,不敢讓“荷塘”回復它的本真面目,不再視作“淤泥”,而是哺育荷花成長的、不可或缺的“春泥”呢?須知道,這正是《詩經》,乃至在更早的年代裏,人們心中的荷花的原始形象!

    劉居上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