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時光)小說的魔道與正道

(澳門日報) 2018年04月17日 03:35

小說的魔道與正道

    小說要有哲學深度,要融入對社會、人生的思考,但小說不是哲學,要有機趣,要有情韻。卡夫卡最好的小說是《變形記》,不是《城堡》。《變形記》有味,《城堡》過玄。《卡拉馬佐夫兄弟》為甚麼是好小說?因為結構繁複,人物傳神,情節抓人。如果只剩下阿遼沙、伊凡等的哲學探索,那還談何小說?昆德拉的小說比薩特的小說戲劇強,道理就在這裡。要談西方哲學,不如直接看康德、海德格爾。要談中國哲學,先秦以降,慢慢讀吧。

    伍爾芙主張以人物心理為中心,鄙視情節,壓根就是把小說引入了魔道。很多人為了顯示自己的高深,都會在公開場合大讚意識流小說如何如何先鋒,如何如何深刻。私底下可能早就把普魯斯特、喬伊絲扔到一邊,而喜滋滋地看起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還有被很多高人鄙視的《約翰·克利斯朵夫》。

    西方現代派小說,尤其是現代派小說理論,搞得一些中國作家意亂情迷,實驗啊,解構啊,意識狂流啊,時空顛倒啊。最後落得個自廢武功。方法創新,敘事實驗,本身都不壞,但要把握得住,也要貼合小說的特點。任你怎麼玩玄理,玩手法,都不能不把小說當小說。

    小說是甚麼?講故事的藝術!人物、情節、結構,都是主角。能把三方面處理圓熟而又能以獨到傳神語言風格加以演繹的,就是一流的小說,和這主義那主義無關。就我個人趣味而言,小說還要好看,還要有趣。所以在小說這個領域,我喜歡阿普列尤斯、塞萬提斯、巴爾扎克、雨果、海明威勝過普魯斯特、喬伊絲、伍爾芙、福克納,喜歡瑪律克斯、略薩,勝過卡爾維諾、博爾赫斯,喜歡施蟄存,勝過穆時英。

    小說家別自卑,也別自傲,首先要把故事講好,令人對生命有異乎尋常的奇妙感受,這就不錯了,別把自己往上架。凡事得講火候,火候不到,心境不到,再怎麼折騰都白搭。

    龔    剛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