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漆皮毛)賽狗的悲鳴

(澳門日報) 2013年09月30日 03:38

    賽狗的悲鳴

    基於對狗的喜愛,我一直以來,為澳門擁有賽狗活動而自豪。我們中小學時在蓮峰球場——也就是逸園狗場參加校運會,經過那條遍佈“地雷”並洋溢狗尿味的狗賽道進入賽場,是人生必經階段。運動欠佳的我,倒不怎麼注意哪位同學又刷新學校紀錄了,反而饒有趣味地看狗伕拉着精瘦的狗在賽道溜躂。

    童年時,我人生中最重要的狗被政府抓走,好像要千多兩千元罰款,我家根本無力負擔,沒贖回那條狗,成為我童年最大的悲傷和遺憾,我常幻想牠其實沒被處死,而是有好心人收留了去做跑狗比賽賺錢,想像過有朝一日我們重逢的景象。當然只是發夢,賽狗的是格力犬,我的狗卻是沙皮狗。

    記得內地大學同學曾問我澳門有甚麼特色,我一時答不上,竟說有賽狗。賽狗場更在名氣很大的日本動畫片《淚眼煞星》裡出現過,令我相信賽狗足以代表澳門。做記者時去狗場採訪名人頒奬,有機會探望那些狗狗,我總是興奮。

    賭權開放初期,有說法指賽狗會因為營利差,面臨倒閉——事實上賽狗一年收益,也不及貴賓廳一張賭檯一個月的收益多,那時我很擔心賽狗活動會成為歷史。

    直到年前,我與妻子去了一回狗場後,我徹底改觀了,決定永遠不再觀看賽狗。那次,我們貪得意去狗場消遣,其中一場賽事,我押注的狗在比賽中不知何故倒在地上。賽事結束,狗伕用擔架將那隻狗抬回去,在我面前經過時,只見牠吐着舌頭喘氣,似無大礙。因好奇想知道牠出甚麼事,次日上狗會網頁,找到傷病報吿一看,除知悉牠是比賽時腿骨折斷,我還赫然看到幾個大字:“已經人道毀滅”——甚麼,原來賽狗受傷不會受到良好治療,而是二話不說,人道毀滅?我腦裡浮現起那隻狗的眼睛。

    後來陸續有愛護動物團體關注賽狗,我才知道,每年因傷病、因“年老退役”,被人道毀滅的格力犬竟有三百多隻!那麼說,以前我開開心心見到的那些狗,可能不出幾天就被殺害了,而我對沙皮狗的幻想又是多麼可笑。原來特色娛樂後面,有如此血腥的一幕!我不禁憶起,以前清晨時分經過狗會,總會聽到裡面的狗吠個不停,那時我就覺得那些聲音很悲慘,我知道眞正原因了。

    太  皮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