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色點擊)長僵了的“大樹菠蘿”?

(澳門日報) 2018年07月12日 03:05

長僵了的“大樹菠蘿”?

    不敢說辦公的那個地區是全城綠化得最好的地段,但一出公司大門,便馬上被一片綠油油的植被擋住視線,不至於滿目盡是灰色森林。那是一個橫切整個區的公園,辦公的地段便被這公園從中一分為二,其佔地之廣可想而知。而從這公園向左右延伸出去的各條橫街,大抵在橫街兩旁的車位叢集處,也都每隔十數步之遙栽一大樹,因此行人道上是綠蔭處處的。

    在我公司附近的泊車位旁,種植的竟然是像極熱帶名果大樹菠蘿的果樹。本來多年來也沒有發覺此事,自從前年發現有拳頭大的果子砸到我的車子上,我才留意起來。每年到了六七月期間,要是刻意的抬起頭來,望向綠蔭叢叢的樹頂,便會見到不少拳頭大的果實,隱藏在大叢大叢的葉片下,而且越觀察得久,能看到的果實越多。然而時至七月中,這些本來能長得比枕頭還要大的果實,雖略見本形,卻未能長得比兩個拳頭大,便已掉了下來。

    這些像長僵了的“大樹菠蘿”果子其實樣子挺憨的,想想把一個成熟了的,比枕頭還大的大樹菠蘿縮到一個拳頭大小,這本來就已經算是一件“工藝品”了。然而,長僵了就是長僵了,這麼小的一個果子,本來沒有果肉可供食用,似乎它們的出現就是一齣悲劇:一齣讓人看着高興,但自身的成長卻育成慨嘆的悲劇。

    究其原委,看來是與那供給營養的“一方”水土有關。這些樹都是為了成蔭而植,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把它們的發展與結果考慮進去,因此留給它成長的土地也只有一平方米左右。對於一棵樹的成長而言,這壓根兒就是生長在“營養不良”的環境中,縱使它如何努力,把果子結得似模似樣,也還是個歪種,成不了真正的大樹菠蘿。    在《唐伯虎點秋香》中,秋香就曾經說過:“凡鳥就是凡鳥,斷不會飛上枝頭變成鳳凰。”看來這方水土育成之物也是如此,然否?

    王    和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