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色點擊)明朝深巷花香杳

(澳門日報) 2017年10月13日 03:55

明朝深巷花香杳

    小時候唸詩,很愛這句: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生於嶺南,雖不識蠟紅枝上粉紅雲的艷麗,但穗城家家愛花,小巷街角暗香浮動。特別是仲夏,茉莉白蘭薑花接踵而至,即便在物質貧乏的年代,家中也常見花踪,母親既喜自己種花也愛買花置於案頭添一屋春色。每年除夕的逛花市,更是我和老爸的年三十特備節目,不到凌晨不歸家。

    愛花,幾乎是每一個嶺南女子的特質。

    童年時隨父移居小城,初到陌生地,諸事不習慣,新春前夕,意外發現彈丸之地也有花市,頓添不少好感。待到小城經濟漸好,不知何時起,灣仔花婆成了城中一員,逢年過節,花婆花檔總是聚滿買花男女,鬧市街頭花檔成了城市一道鮮活鮮麗的風景。

    幼受母親薰陶,春夏秋冬,總要在家放上幾枝花,買花買多了,和花婆們結成朋友,不論三盞燈還是祐漢街市旁的花檔,總有相熟的花婆。閒來沒事找她們,除了買花還討教幾個食療偏方,每位花婆都是生活百事通,諸如放幾滴漂白水在水中花會更耐放、檳榔芋必定是兩頭尖中間胖、喉嚨痛宜用勒莧菜頭煲湯、菜乾湯放小葛必香甜無比……有回花婆知道我濕氣重,挖了一大包土茯苓送我,還悄悄告訴我,這土茯苓比她花檔的貨還要好。

    習慣了每逢周六都找她們買花。“天鴿”飛去,忙了好一陣子,全都忘了每周和花婆的約會,待喘過氣來,想起家中近半月沒買花,正奇怪怎沒收到花婆的溫馨提示。從前,逢周五總收到鮮花快訊告訴我,近日甚麼花最當時得令,發短訊詢問,回覆教我吃了一驚:“碼頭被天鴿打爛了,我們過不了澳門。”當即約了,她們回澳門重開花檔即通知我。

    足足一個多月,至今,花婆們依舊芳踪杳然,一再短訊追問何時花踪再現小城,皆覆歸期未有,只因碼頭仍未修好。

    中秋節,把露台外盛放的蘭花移入室內,供於案頭,以補缺席鮮花之位,短訊語花婆:想念你的薑花!

    明朝深巷花香杳,小城風景缺了一角。

    程    文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