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色點擊)初來乍到

(澳門日報) 2017年12月08日 03:20

初來乍到

    小時候,曾聽一位長輩說:一個城市是否人性化,是否仁慈,就看它如何對待小孩和老人。

    我是童年時隨父親離鄉別井移居小城,長於斯近四十年,對檢視城市的人性和仁慈還多了一道標準:它是否善待外來人口,異鄉者在此能否尋得一傘庇護和包容。

    已過去近四十年,但對初抵濠江的那天,依舊印象深刻。

    我和父親是在元旦晚上,從廣州乘船來澳門。小孩子不知離鄉之苦,對陌生城市有無比的好奇,雀躍蓋過了離愁,我是蹦蹦跳地走上船,只是有點不捨弟弟。當年委實很沒心肝,最不捨的人並非母親,而是弟弟。猶記得來澳不足一個月,母親家信說弟弟抱着我的書包哭着喊着要找姐姐,閱此信,淚如雨下,這是我移居小城後首次因別離而哭。

    天還未亮,船已停泊澳門,記憶中碼頭在今天的火船頭街附近。步出碼頭,瞧見馬路兩旁騎樓老房子,和幼居的廣州上下九路舊區竟是十分相似,不由添了幾分好感。

    八十年代初的小城,車不多,行人稀落,老祖母領着我和父親,沿火船頭街、沙欄仔街、連勝街、亞利鴉架街往三盞燈,她租住在三盞燈附近一間三層高老洋房裏。

    路上,我因貪看沿街景況,幾乎走失。老祖母知我好奇心重又頑劣,一再說:跟好了,我以後會帶你逛街。往後的十多年,這段我初次踏足小城所走的老區舊街,曾一再留下我們祖孫倆的足跡。至今,閒來無事,我也愛沿着沙欄仔街、連勝街、亞利鴉架街遊蕩。

    祖母租住的老洋房就在三盞燈南無阿彌陀佛寺院旁,洋房被一個窄窄小小的花園圍牆圍着,這是我們一位同鄉的祖業,洋房內的好幾間客房都分租給一眾同鄉。三層高的老洋房,大約住了二十來人,因地方大,洋房內還有天井,空間格局很是疏朗,故並不覺得擠逼。

    我是最雀躍的,每天總要跑上天台,這裏連着寺院,和尚在院裏栽了白蘭花、楊桃、蘋婆、杧果、黃皮等花果樹,長勢茂盛,果實纍纍。頑童攀上天台圍牆頂伸手可摘,可真是一處花果山呀!

    菜鳥抵澳第一印象:開心!

    (菜鳥新移民 · 一)

    程    文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