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色點擊)冰島的風

(澳門日報) 2017年04月21日 11:14

冰島的風

    風雪中告別藍冰洞,離開瓦特納冰川趕去下一個目的地,結果被困傑古沙龍冰河湖畔。此時,方知遇上了大暴雪。原來早上在我們進入冰川後,進出冰川的路便被封了。

    和藍冰洞相遇暴風雪中,有緣。

    傑古沙龍冰河湖,是瓦特納冰川東南部邊緣入海口處形成的天然瀉湖,奇形怪狀的藍色玄冰飄在湖上、趴在湖畔。烏雲密佈,暴風呼嘯,人立湖畔,根本沒法站穩,搖搖擺擺行走在巨型藍冰之間,一再懷疑自己誤闖外星。

    雪稍停,導遊立即領着我們趕往冰川一處留宿地繼續望天打卦,道路還未解封,直等到晚飯後,終於解封,連夜兼程,走出冰川趕往宿地。

    雪仍在飄,相比白天的暴烈,此刻無疑溫柔多了,只是風勢兇悍,雪花不時被捲起在空中旋轉。日本作家太宰治曾形容故鄉的雪分七種:粉雪、粒雪、綿雪、水雪、固雪、粗目雪和冰雪,我們今天所遇到的雪,想必也有四五種,連帶冰島的風也是多變的,微風、烈風、狂風、暴風、惡風。

    這一晚,我們終見識了兇惡、兇悍的冰島風。

    深夜時分,車在漆黑的雪地上奔馳,大部分人都抵不住睡意,沉沉睡去。忽然,導遊姐姐的一聲驚叫把大家嚇醒,還未回過神來,搖擺不定,正以“之”字行走的車,又把大伙嚇出一身汗來。幸司機大叔有一手好車技,來來回回走了兩個“之”字後,車子終重返正道,不再兩邊竄。

    原來暴風雪剛過,老天又開始賞雨,路面雪雨交集,滑如溜冰場,加上惡風肆虐,直把車子吹得搖來晃去,此刻行駛中的車子,猶如一匹脫繮野馬。

    繼續趕路,我再也合不上眼,直瞪着黑漆漆的前方。車外惡風怒號,隔着一層鐵皮也感覺到車子正不斷被發狂似的風撲打着,終捱不住,又開始衝向路邊,導遊姐姐的驚呼聲再起,似警哨,又把一車的人驚醒。好一個司機大叔,沒猛然收油,只是順着風勢轉軚,一來一回,又把車駛回路中央。

    就這樣,狂風颷,車也颷,一路“之”字走來,終於,車停了,司機說再也不能開下去了,我們臨時改變計劃,平安夜前夕,投宿不知名小鎮。(尋光之旅 · 十八)

    程    文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