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手拈來)軟着陸

(澳門日報) 2017年12月08日 03:24

軟着陸

    英國作家查爾斯 · 蘭姆在東印度公司做個記帳職員,位雖低微,但總算有一份工作在身,是一個生活的依靠。這個企業規模雖大,卻不會體恤一個幹了三十六年的小職員的難處,一旦僱員說會告個病假,就在一星期後請他離開,美其名曰退休。對比這種被逼突然停飛的“硬着陸”,年期已至、有齊儲備和心理準備的退休,便是“軟着陸”了,那麼就有別人想像的快樂時光了?

    內心惴惴的人倒是不少。來自於生活不安全感。究竟多少積蓄才算足夠養老呢?沒有標準的,端視個人如何生活。只能是有怎樣的儲備便過怎樣的生活,不逾越。有一份固定薪金時,比較輕易滿足消費慾望,時不時非為需要而買,只為享受購買時的快感,待到拿回家,想到已無再多空間堆放東西,厭煩得連抖出來再看的興趣也索然。沒有固定收入了,自然得學習比從前省。愛花錢是一種習慣而已,習慣雖能成癮,自控下就改變過來。

    而惴惴中,大都怕降低生活標準也難抵禦一直往前急進的高通脹,有足夠長的壽命,沒有多餘的醫藥費和養老金。

    有人提出“剛剛好”的養老生活,這就是儲備用到生命結束時剛剛用完,該吃的吃,該花的花,不用留給子孫。當然是好,只是天機不可得。尋常人家所剩下那點遺產,怕只是為自己留一手,不想成為子孫們的負擔。

    令人惴惴的是甚麼樣的晚年?杜甫的“老病有孤舟”是最可怕的。五十七歲的杜甫身受肺病、嚴重痛風症、耳聾的病痛,貧而無依,哀感人生,發出如此深沉淒涼的悲嘆。當今,做好社會福利是政府的要務之一,是退休人士軟着陸的一個條件。政府的退休保障金、敬老金、中央儲蓄金,還有免費醫療,是穩定長者心理的幾顆仁丹。最好當然是個人勿將這金那金當回事,懶理有關部門在甚麼季度、月份把錢存進銀行帳戶去,日子的腳步依然輕快。但我曾見一位街坊婆婆拿着存摺對我母親說,好囉,我今日多買條魚食囉。(退休人士 · 二十四)

    林中英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