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手拈來)剜心之痛

(澳門日報) 2018年11月09日 03:31

剜心之痛

    我進入報社工作時,被稱為“十年浩劫”的中國“文化大革命”已進行兩年多了。期間,內地經歷了紅衛兵“破四舊”、大批鬥運動,出現造反派奪權,發生敵對派別之間、軍隊跟造反派之間的武鬥,清理階級隊伍,乾坤已然大亂。為政治風雲所裹挾,報社的辦報方針受到極左思潮的影響,顯現在版面上,內容嚴重脫離社會實際,取消了文娛版,有一個時期甚至拒絕刊登放映美國電影的戲院廣告;為了緊跟政治形勢,對口徑,對頭條,報道冗長,設限甚多,版面內容變得單調偏狹。報社人員在努力,可是讀者不眷顧,報紙銷路日漸下滑,警鐘響起來。作為報社掌舵人的王家禎老總,面對流失的數字,自是痛如剜心的,為重新返回讀者眼球而殫精竭慮地左衝右突。

    想方設法發展報業,報社提出走群眾路線。編採人員走入基層,深入生活,了解社情,並傾聽居民意見。我曾隨王老總、陳源森到氹仔、路環蹲點數天。一九七○年報慶之後,編輯部人員走進工會,與工人一起學習。我被分配到位於提督馬路的汽車機器業職工會去,參加工友們每周一晚的學習會,討論“兩報一刊”社論(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雜誌)、國內外與港澳形勢等。如今一回想,首天的場景立現眼前,大家圍坐在乒乓球枱四周,工人們顯然友善,我處於一群男子漢中間沒有違和感。

    走出編輯部與工人們交朋友、向工人階級學習,我是欣欣然的,那時我分別在副刊課和資料室兩個部門工作。日常,副刊課主任李鵬翥先生和編輯黃德鴻先生會有些寫作題目分派於我,加上編輯“新兒童”版,我希望趁此機會搜集寫作素材。每次開會我都做記錄,會議結束後趕返報社上班,整理記錄、做札記。

    此外,編輯部和經理部分頭到工會、街坊會、教師和學生團體等舉行座談,收集對報刊的意見和建議。我參加過其中五場座談。只是大氣候之下框框明明暗暗地存在着,新局難見。

    (日子輕輕地過去 · 七)

    林中英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