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雯集)馬爾代妻的遐想

(澳門日報) 2017年10月13日 03:57

馬爾代妻的遐想

    大紅花是馬來西亞的國花。大紅花只是俗稱,正式的名稱為木槿花。不要以為這種花是小盆栽,其實是落葉灌木,高至七八尺,產於中國、印度及小亞細亞。花大,生短柄,有單瓣複瓣,花瓣呈紫紅白等色。對這“槿”字不會陌生,因為不久前有一位女總統的名字有個“槿”字。木槿有一種特性:夏月開花,其花曉開午萎,印證了“光輝不是永恆”這句話。它有很多別號,如“朝開暮落花”,是名副其實的稱謂。此外還稱“椴”、“櫬”、“蕣”、“日及”、“藩籬草”、“花奴玉燕”等名稱。它的學名Hibiscus,即木芙蓉。我提及木槿花並非無因,馬來西亞是以木槿花為國花的。

    在狄臣港,我們下榻的地方是一處稱為“大紅花海上度假村”。未入住前,嚮導給我們介紹,說是“水上高腳屋”。聽來不會驚喜,我不但見過,也住過,這不過是水之湄,沼之上,豎幾根木柱作支撐的木屋,早歲澳門林茂塘就有,是艇戶人家靠岸的棲息之所。可以説:“屋不在高,有腳則名。”應是“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因為談笑沒鴻儒,往來只白丁。

    有一句話:“事與願違”,這是不如理想。但“事與想像違”,則未必是壞事,這一回入住高腳屋,其實並不是劉禹錫所説的“陋室”,這是建築於水上的獨立單層屋。在水上,當然是由高腳承起,這高腳不是木杙,而是水泥柱,下面的水,是不腐的流水,易言之是河流,室內地板鑲嵌一塊厚實玻璃,清楚可見流水。顧名思義曰度假村,那座我們入住的便不是“客房”,而是整間完整的“屋”。説到“完整”,亦不盡然,因為它沒有廚房。至於浴室則有餘,除了正常的沖涼房之外,還有一間桑拿浴室,供蒸氣浴。此外還有一個泳池,水深一點二米,可以作鴛鴦戲水,也可作“鴨先知”的“春江水暖”。幸虧我不是病態賭徒,縱使洗得乾乾淨淨也無妨,整天的旅途勞累,經此“三浴”而洗,倦態全消,是實實在在的“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連往酒店的大堂也由高爾夫球那種電動車接載,堪稱遠離煩囂。這一晩睡得很甜。這裏被譽之為又一個“馬爾代夫”。據説,這也是“天堂”,是夢幻式度假天堂。唯一感到不足的是“代夫”兩字,對我這個鰥居之人來説,若是“馬爾代妻”該是更完美。這是“夢幻式”的遐想,倘若現實生活成眞,又焉知非禍?好景不常,美夢醒來,別過狄臣港又登程去了。

    (馬來西亞行腳之七)

    冬春軒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