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雯集)看見雞屙尿

(澳門日報) 2017年10月12日 03:25

看見雞屙尿

    瓊樓玉宇,不但豪華更顯得高貴,然而這一切只是炫耀於他人的東西,對於自己、最實用的就是其空間。一般升斗市民所住的不過容膝的地方,則遑論瓊樓玉宇了。

    到了“天空之鏡”,天地渾然一體,海陸拉成一線,望之無邊,行之無際,艷麗的陽光,清新的空氣,沒有市廛的喧囂,不聞人間的怨氣,只有萬籟笙竽,秋色瀟灑,這一剎那眞正感受到海闊天空的眞諦,縱然有的是遊人,他們或集而高歌,或散而獨眺,奇怪的是大氣中無形中有一道隔音器,永遠聽不到噪音,天卷纖毫光不隔,彼此的形影都在目光所及中出現。有撿拾貝殼的,有堆沙戲水的,偶而發現幾隻“擱淺”的水母,自是呼朋引類觀賞一番,拍攝當不在話下,正因為牠被擱淺,看來已是苟延殘喘。也有一些小蟹,來不及潛進沙中洞穴,被遊客捉將起來把玩。套一句人間的話,此所謂“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有人作過調查,謂某個國家是“幸福指數最高”,得出的結果不是大國、強國,也不是先進國。可見幸福偏重於精神,物質還是次要。此時此地若問我,我會毫無疑問地投這“天空之鏡”上面這群人一票。不過這僅是一剎那的光輝,“幸福”像曇花一現,又是賦歸的時刻,因為潮水漲了,這個沙洲要歸還大海。對於這一點,我完全不覺意外,曾經流寓於海外的中國人都知道,潮退,可以容許你立足,一旦該地“水漲”,便該走,否則會遭滅頂之災。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此之謂也。

    天空之鏡的所在地在瓜拉雪蘭莪的首府沙阿蘭附近。瓜拉雪蘭莪(Kuala Selangor),地處馬六甲沿岸沖積平原。如果把它稱之為“魚米之鄕”,實在當之無愧。那裏有一處曰“適耕莊”,應是名副其實適宜於種植稻米的地方。上世紀初還是一處小漁村,居民主要以潮汕人為主,他們逐漸發展農耕。適耕莊現約有二萬居民,當中務農者佔九成。我們別過“天空之鏡”來到適耕莊,從車窗外望,一片綠油油的稻田。《管子 · 四時》:“四政曰:端險阻,修封疆,正千伯(阡陌)。”封疆,是聚土為界也。一如《史記 · 商君傳》:“為田開阡陌封疆,而賦稅平。”阡陌乃田耕小路,適耕莊的稻田卻見不到“封疆阡陌”,也看不見犂牛。原來這裏的耕已進入機械化時代,無論播種、插秧、施肥、收割,直至把稻粒碾作白米,包裝、輸送,全部是機械操作。我曾經在碾米廠工作過,目覩此情此景,為之目瞪口呆。粵俚説:“未見過雞屙尿”,今天見到了。(馬來西亞行腳之六)

    冬春軒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