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雯集)湘妃泣竹 鉏麑觸槐

(澳門日報) 2018年05月17日 03:05

湘妃泣竹    鉏麑觸槐

    湘妃泣竹,鉏麑觸槐。

    白居易《江上送客》詩:“江花已萎絕,江草己消歇。遠客何處歸?孤舟今日發。杜鵑聲似哭,湘竹斑如血。共是多感人,仍為此中別。”古代交通不便,關山阻隔,往往一別經年,這是小事一樁,而一別竟成永訣的,比比皆是,故別必生離情,離而傷感,感而有哭,哭而下涙,所以白詩曰:“孤舟今日發,杜鵑聲似哭,湘竹斑如血。”哭聲之哀,莫若杜鵑啼血;淚漬斑斑,堪比湘竹。清人洪昇《黃式序出其祖母顧太君詩集見示》句云:“斑竹一枝千滴淚,湘江煙雨不知春。”為何湘竹有淚漬?正如杜鵑之啼血,都純屬人為的感情所賦予。湘竹,又稱湘妃竹、斑竹、淚竹。晉張華《博物志》:“舜死,二妃淚下,染竹即斑。妃死為湘水神,故曰湘妃竹。”相傳堯有二女:娥皇、女英,均許配與舜。元王實甫《西廂記》:“似湘陵妃子,斜倚舜廟朱扉;如玉殿嫦娥,微現蟾宮素影。”前句所寫是凄美,後句所言是艷麗。

    傳說歸於傳說,斑竹,確實有此品種,植物上的學名為Bambusa,禾本科,山白竹屬,為山生苞木,種類甚多,其幹大寸餘,斑紋如雲,故又名雲斑竹。

    湘妃泣竹,因與人死攸關;而鉏麑觸槐,更是死得壯烈。粵語有句口頭禪:“呢次你唔死我死了”。意思謂:“這一回要是你不死的話,必定我死。”大有不共戴天的意味。又或受到對方的牽連,自己成為代罪羔羊。不過“鉏麑觸槐”的鉏麑,他觸槐而死,則絕對與仇冤無關,亦非受他人牽連,但他的確撞向槐樹而死,死於自殺。其目的,說來很簡單,卻又很沉重。説穿了,不外“忠信”兩字。

    鉏麑,亦即鉏之彌,《呂覽》作沮麛,而唐歐陽詹《暗室箴》則作鉏霓,《漢書·古今人表》的鉏麛也是同一個人,他是春秋晉靈公時的一名力士。據《左傳 · 宣公二年》載:“晉靈公不君……宣子驟諫。公患之,使鉏麑賊之……”這段記載是説:晉靈公無道,橫徵暴歛,揮霍無度,常以彈子彈人作樂,尤其是草菅人命。趙宣子屢次晉諫,致令他反感,於是使力士鉏麑去殺趙宣子。鉏麑翌晨走到趙宣子門前,正擬動手,但見趙宣子穿好朝服,準備上朝,但時間尙早,坐在家裏養神。鉏麑即時退下,嘆一口氣説:“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之主,不忠,棄君之命不信。有一於此,不如死也。”他是説:像宣子這樣兢兢業業地對待職責,是百姓的好主事人,殺害這樣的好人,是對國家不忠。另一方面,不殺他就是違反君命,又是不信。不忠、不信,惟有自己去死,於是撞頭於槐樹上自殺身亡。西漢劉向《説苑 · 立節》,記敘了這件事,讚美盡忠行孝的人,出發點是好的,可惜文章並沒有指出與暴君講忠孝仁義禮智信是徒勞的,是錯誤的,沒有好下場的。

    冬春軒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