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雯集)曾參務益 龐德遺安

(澳門日報) 2018年07月12日 03:09

曾參務益    龐德遺安

    曾參務益,龐德遺安。

    曾子就是春秋時的曾參,字子輿,孔子的學生,其事跡散見於《論語》、《史記》、《大戴禮記》等典籍中。今天也説一説他的事跡:“務益”。或問:“務益”是甚麼意思?要解釋“益”這字義,還是從反面説起:相對於益的是損、害。阿媽話:“食煎炸嘢冇益”;禁煙部門説:“吸煙危害健康”,其潛台詞等於阿媽話:“冇益”,現在有人説電子煙更冇益。

    不過曾子並非“冇益”,這一章是説他“務益”。務,指致力、從事、必須。《書 · 泰誓》下:“樹德務滋,除惡務本。”這兩句話是説:“建樹美德力求滋長;除掉邪惡力求除根。”《論語 · 學而》:“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即是説:應腳踏實地,從根本做起。“務益”等同“樹德務滋,除惡務本”,也就是致力於有益、有建設性的行為,易言之是務實。

    曾參務益,不但是他自己,他同樣苦口婆心地誨人務益。話說曾子有疾,他的弟子曾元、曾華守候於病榻之側,曾元抱其頭,曾華抱其足。曾子很感動地説:“吾無顏氏之才,無以告子,然君子務益。夫華(花)多(果)實少者,天也;言多行少者,人也。夫飛鳥以山為卑,而層巢其嶺;魚鼈以灘為淺,而穿穴其內,然所以得者餌也。君子苟能無以利害身,則辱安從至乎!宦怠於官成,病加於小愈,禍生於懈惰,孝衰於妻子。”曾子自言沒有顏淵之才,只能以善言訓其愛徒,他舉例,花多而果少,往往是自然現象;說話多,行動少,乃人的缺點。常見一些“口水多過茶”的人,講則天下無敵,做則有心無力。他又舉出:飛鳥認為山不夠高,建巢於嶺上;魚鼈嫌海灘淺,穿穴於深淵而棲其內,到底都因貪餌而亡身,這正因為不務益,不務實。做官的自以為高高在上而放縱,病因小癒而不理乃惡化,禍患由懈惰而生,不孝因妻而起。

    據《後漢書》注引《襄陽記》:漢末襄陽人的龐德公,因年長,人稱之為龐公。有令名,居襄陽峴山之南,未嘗入城府。為司馬徽、諸葛亮、徐庶等所尊事。荆州刺史劉表數延請,不能屈。後攜其妻子登鹿門山採藥不返。

    有一次劉表登門造訪,邀請他當官,遇到他躬耕隴上,妻子送飯前來,兩人相敬如賓。劉表對他説:“先生不受官祿,何以遺子孫?”他回答説:“人遺之以危,我遺之以安耳!”為甚麼留給子孫的東西分“安”、“危”兩種?是的,留下財富,往往害了子孫;留下臭名,子孫更危險,只有留下美德,可保子孫平安。《三字經》最末幾句説:“人遺子,金滿籯,我教子,唯一經。”是襲《漢書 · 韋賢傳》語:“遺子黃金滿籯,不如一經。”何者為“危”,何者為“安”,最為明顯。

    冬春軒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