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雯集)巨伯高誼 許叔陰功

(澳門日報) 2017年12月07日 03:23

巨伯高誼  許叔陰功

    巨伯高誼,許叔陰功。

    在解説這兩句話之前,先講一下《史記 · 汲鄭列傳》的一個人物,他就是翟公,西漢下邽人。初為廷尉時,賓客盈門。及廢,門庭冷落至堪羅雀。後復職,賓客欲往,翟公乃大署其門:“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貧一富,乃知交態;一貴一賤,交情乃見。”此所以説患難見眞情。《增廣賢文》説:“有茶有酒多兄弟,急難何曾見一人。人情似紙張張薄,世事如棋局局新。”近世有句流行語:“劃清界線”,最為現實。當朋友惹上官非,馬上宣佈和他“劃清界線”。其實豈只朋友如是,即使親如父子、夫妻,也可以隨時“斬纜”,這就是“世風”。

    巨伯則截然不同,他姓荀,漢許州人,因冒生命危險,存友誼之道而為人所稱讚。《世説新語 · 德行》:“荀巨伯遠看友疾,値胡賊攻郡;友人語巨伯曰:‘吾今死矣,子可去!’巨伯曰:‘遠來相視,子令吾去;敗義以求生,豈荀巨伯所行邪?’”後來賊兵來到,問荀巨伯説:“我們大軍一到,全城都跑光,你是甚麼人,竟敢獨自留此?”荀巨伯回答:“友人有疾,不忍委之(抛棄),寧以我身代友人命!”賊人互相説:“我輩無義之人,而入有義之國!”遂班軍而還,一郡並獲全。

    那個年代,盜亦有道。可惜,俱往矣。

    陰功,以粵語來説有憐惜之意,有時更以“陰功”的反面作為正面的詮釋。譬如“陰騭”,本來是陰德,但粵語把它當作“虧心事解”。其實陰功亦即陰德,是善事、好事。羅隱《寄大理徐郎中詩》:“事雖忘顯報,理合有陰功。”司空圖《攜仙籙詩》:“若道陰功能濟活,且將方寸自焚修。”

    陰功表過,且説許叔的陰功事跡。許叔的全名為許叔微,字知可,乃宋代醫學家。眞州(今江蘇儀徵縣)人,紹興三年進士,人稱許學士。著有《翼傷寒論》、《仲景脈法三十六圖》、《傷寒歌》,發揮張仲景《傷寒論》的內容;另著有《普濟本事方》十卷,記錄醫學個案及經驗諸方。見《宋史翼 · 方伎傳 · 許叔微》。

    建炎初,大瘟疫流行,許叔微親行閭巷,深入民間,為患者醫療,活人無數,他不求聞達,非為財貨,他不但治癒當時疫民,其醫學著作更為醫療事業留下一筆豐富遺產,貽蔭後世。嘗夢神曰:“上帝以汝陰功,錫汝以官。”

    中國人常以良相以喻良醫,譽之曰“功同良相”,誠不刋之論也。西方人有謂:“施比受更有福”,許叔微者,積下不知幾許陰德,疫民有福,而他更有福。

    冬春軒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