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雯集)乾椹楊沛 焦飯陳遺

(澳門日報) 2018年02月14日 03:08

乾椹楊沛    焦飯陳遺

    乾椹楊沛,焦飯陳遺。

    《龍文鞭影》每個典故都以四字為限,結果就像韓愈在《原道》所説的:“擇焉而不精,語焉而不詳。”上面這兩句話就很難理解。蓋“椹”者,桑椹也。《詩 · 衛風 · 氓》:“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于嗟鳩兮,無食桑葚。”葚、椹相通。《詩》是説:“桑樹沒有枯落,桑葉還是柔沃沃。唉唉那斑鳩啊,不要吃掉那桑棗。”乾椹,可作為名詞,是曬乾的桑棗。不過這裏的“乾”,應是動詞,意謂把桑椹曬乾。倘作如是解,則可理出頭緒了:即是説把桑椹曬乾,由誰去曬?答案是楊沛。只是這句子倒裝而已。

    同一原理,焦飯,是燒焦了的飯,實即粵人説的飯焦,也稱鍋巴。陳遺是人名,在這裏不是陳遺煮飯而有飯焦,而是説陳遺把鍋巴貯存起來。提起乾椹與焦飯,不期然想起《朱子治家格言》兩句話:“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一言以蔽之,就是反浪費。除了不浪費之外,還須貯備。《後漢書 · 肅宗孝章帝紀》有云:“節用儲蓄,以備凶災。”晉·潘岳《藉田賦》也説:“錢餘於庫,米餘於廩。”

    話説“李漢楊沛,除新鄭長。課民蓄桑椹豆,積得千餘斛。”這是説漢末的楊沛,除,治理也,“除新鄭長”,是説他治理(當官於)新鄭。他教人民把桑椹曬乾,還有豆,把它積貯起來,竟達千斛之多。且説“”字,現在很少人知道了,若干字典都不收。據《集韻》、《韻會》:“,音勞,野豆也。”《古今注》:豆,一名治豆,葉似葛而實長尺餘,可蒸食。一名菽。《本草綱目》稱之為鹿豆。新鄭人民把乾椹和野豆貯起來以備糧荒。後來曹操為兗州刺史,西迎天子,所率將士千餘人缺乏糧食,路過新鄭,楊沛命百姓把平日積貯的桑椹乾和豆,送與軍士療饑。曹操如大旱逢甘霖。後來曹操為鄴縣令,以十名奴僕、百疋絹帛贈新鄭人民,以酬昔日救助之恩。

    陳遺,晉時吳郡人,他的母親愛吃鍋巴。他當郡主簿時,經常帶備一個布袋,每天煮飯,凡有鍋巴都貯存起來,用以奉母。後逢孫恩之亂,吳郡府君袁嵩揮軍而討之,陳遺積聚了幾年鍋巴乾,作為糧食帶備從軍。不幸戰敗,逃於山澤,衆如涸鮒,獨陳遺憑這幾斗鍋巴得以活命。

    中國人注重孝德,《周禮 · 地官 · 師氏》:“三曰孝德,以知逆惡。”《禮記 · 文王世子》:“是故聖人之託事也,慮之以大,愛之以敬,行之以禮,脩之以孝養,紀之以義,終之以仁。”於是把陳遺之不死,皆因於其孝行,故有好報。其實孝敬父母,又豈為望報?

    冬春軒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