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法說法)黔婁和元稹

(澳門日報) 2018年07月12日 03:07

黔婁和元稹

    黔婁亦窮困之極,元稹《遣悲懷》詩三首之一,寫的正是黔婁。詩云:“謝公最小偏憐女,嫁與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畫篋,泥他沽酒拔金釵。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詩謂謝公把愛女嫁予黔婁,從此這女兒沒有好日子過了。搜遍“畫篋”(一作藎篋,即以草編編的篋笥)都沒有一件衣服,黔婁要酒嗎?惟有央求(泥)妻子拔下金釵以買醉。兩餐不外一些野菜和豆葉,薪柴就得仰仗於老槐的落葉。末二句說“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是誰俸錢過十萬?詩沒有說明。

    以上是報上一篇文章中的片段。最後說,是誰俸錢過十萬,詩中沒有說明。沒有說明,但是詩題已經告訴讀詩人,這是說自己的事,就是詩人元稹自己今日俸錢過百萬,自己與君營奠復營齋。那麽這與君的君是誰呢?詩中也沒有明說,讀詩人也自可理解,就是說元詩人的亡妻元夫人。那麽謝公和黔婁又是誰呢?謝公真把女兒嫁給黔婁了嗎?

    謝公的女兒就是那把大雪比喻爲柳絮的才女。也並沒有嫁給黔婁(他們根本不是同時代的人)。詩裏頭兩句,說的是岳父大人把聰明美麗的女兒嫁給了我元稹這個窮書生,就事事都不順利了。下面沒有衣沒有酒,燒柴買菜都困難,也都是元詩人貧賤夫妻生活的寫照(元稹和黔婁都窮,但詩中這些事都是元稹自己的事,不是黔婁的事)。謝公,他的女兒,黔婁,在詩中不是真人,只是比喻。謝公最小偏憐女,就是元夫人,黔婁就是元稹。元夫人聰明美麗,元詩人固窮。咏絮才女和黔婁,只是用來說明他們這兩個特點的比喻(其實誰都知道,只是怕年輕人也看報,看不懂會誤會。給好好的蛇添加幾隻腳。請原諒)。

    還有,顧我無衣到畫篋裏去找,搜,是找衣服嗎?恐怕也和拔金釵一樣,是想找張畫去賣錢買衣吧。猜的。

    錢    行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