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素描)喆喆&榮榮

(澳門日報) 2018年05月17日 03:00

喆喆&榮榮

    我手機的微信通訊錄裡,最近增加了一個新朋友:“喆喆&榮榮”。他們不是老同學,不是老同事,不是老鄰居,也非因開會、辦事或旅遊而邂逅;這是兩個比我小了不止一個花甲的小哥倆,因為跟隨爸爸媽媽陪外婆到上海檢查身體,在我家住了幾日,遂得以結識。他們的外婆是我太太的姐姐,所以他們根據老家的習慣,叫我們“小外婆”、“小外公”。

    喆喆是哥哥,今年五歲,上幼兒園中班;弟弟榮榮不到三歲,還要等幾個月才能進幼托班。儘管只是頭一回同兩個小不點兒見面,卻讓我在耳目一新的同時,對代溝難填、對時代進步、對後生可畏,都有了新的認識。

    先說喆喆。乍看起來,他幾乎具有同齡小朋友的所有共性:健康啦,活潑啦,聰明啦,機靈啦,當然也免不了有點自私:平時可以同弟弟好得不要不要的,一旦涉及“利益”,便“原形畢露”。弟弟要吃他手中的酸奶,他會一本正經地說:“這個小朋友不能吃的。”儘管自己也屬於小朋友的範疇;弟弟要玩他喜愛的玩具,他會一把搶過並嚷道:“這個小朋友要弄壞的。”不知此時他是否記得自己曾弄壞過多少玩具。

    然而,一件事卻讓我刮目相看。那天早上,他在儲物間發現一盒未拆封的汽車模型:全球流行且長盛不衰的樂高車模。應該是當年朋友送給我們孩子的禮物,孩子太小,不會玩,就收了起來。以後一定是忘記了,所以在儲物架上擱置了二三十年。喆喆執意要玩,徵得小外婆同意後,他將裝有模型的大盒子搬到客廳琢磨起來。我起初想,隨他怎麼玩,不識字看不懂說明書,估計也就過過眼癮得了。喆喆悄無聲息地坐在地毯上,面對着車模發呆;我們則做自己的事,隨他怎麼搞。直到半小時後,當喆喆向我討要新電池時,我才發現一輛美觀、複雜而完整的汽車模型已經裝配就緒,躍躍待發了。而這一切,竟是一個五歲幼童在不看(也看不懂)說明書、未經大人指點的情況下獨立完成的。此事還有一個小插曲。中午吃飯時發現廚房裡的一隻垃圾桶不見了,尋了半天,卻在客廳一角找到:裡面塞滿了撕碎的紙盒和泡沫塑料,那無疑是喆喆搬去裝樂高車模包裝材料的。總角小兒,人格獨立如此,怎不令人稱道、稱奇?

    再看榮榮。他是個小胖墩,圓臉龐,丹鳳眼,媽媽將他頭頂的短髮紥成一綹翹起的小辮,顯得萌態十足。走路還不算太穩,會說的詞彙也不甚豐富,有時外出褲襠裡還要兜着尿片,卻已經知道整天捧着手機搗騰。那天吃早飯時,他直衝着我說:“小外公,加我,加我!”起初我還不明白,及至看到他晃着手機,才意識到要我加他微信。我笑着掃了他的二維碼,其實也沒當回事。沒想到不一會手機便響起視頻通話的鈴聲,打開後看到榮榮正對着我萌笑,同餐桌對面坐在媽媽懷抱中他的笑臉相映成輝。此後幾天裡,我不時會收到他的視頻通話邀請,往往是忙於呆笑而鮮於對話,真讓人忍俊不禁。

    兩個小朋友的突襲令我浮想聯翩,不禁感悟時代的發展實在太快。一件事印證了我的認識。因榮榮先天性貧血,陪外婆去醫院時媽媽也幫他掛了號向醫生諮詢。醫生看過有關材料後說沒什麼大問題,只是給出一段醫囑:將來他結婚的時候,不要找也有先天貧血的對象。等到我們品味出這段話的含義時,不禁放聲大笑:到了榮榮談婚論嫁的時候,最重要的條件不是學歷人品,也不是財富出身,而是“是否先天性貧血”。一個醫囑至少有效二十多年,高科技的時代神奇如此,佩服,佩服!

    李嘉曾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