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喧嘩)謝謝你,劉以鬯先生

(澳門日報) 2018年06月13日 03:57

謝謝你,劉以鬯先生

    寫劉以鬯先生,除了攀附、除了藉去世的人往自己臉上強行貼金之外,於我,未必沒有正當的理由——譬如出於尊重和感激。

    學生年代,讀劉以鬯先生的《酒徒》,非常喜歡,認定是香港最好的兩位小說家之一(另一個是西西)。1985年,得知劉先生創辦《香港文學》雜誌的消息,正在法國上學的我便抱着姑且一試的心態,貿然向劉先生投稿,寄出一篇小說。慶幸石沉大海的焦慮不用煎熬太久,我那篇古古怪怪的小說便出現在《香港文學》上。翌年,我再向劉先生寄出第二篇小說。結果,不僅同樣很快就刊登出來,且還接到劉先生囑咐,“回港時去找他”。87年,我趁在香港小住的機會,捧着《酒徒》上劉先生的雜誌社去拜會他。一番鼓勵說話之後,劉先生還對黃毛小子聲言:“你的小說我一定會用。”因為有了這句話,其後我還向劉先生主編的《星島晚報》文藝版投稿。短暫的會面臨近尾聲,我拿出《酒徒》請劉先生簽名。簽過名後,劉先生仍從書架上抽出一本《酒徒》來,寫下“梯亞兄正之,劉以鬯,一九八七年六月四日”,然後送我。局外人也許不易明白,僅僅是前輩一番鼓勵的話和一本贈書,就能對一個喜歡舞文弄墨的年輕人產生舉足輕重的意義。

    89年,朋友送我一份香港中文大學的刊物,裡面載有一篇訪問劉以鬯先生的文章。劉先生在訪問中說“若干新一代的作家也不錯”,當中還提到我:“八十年代的梯亞亦好。雖然寫得少,但勇於實驗。他現在仍未臻成熟階段,不過,既然有好的開始,將來應有成就。”

    即使劉先生“應有成就”的話終歸離現實天各一方,但我仍想藉此機會說一聲:謝謝你,劉以鬯先生。

    梯    亞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