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魚生 · 飯

(澳門日報) 2019年03月16日 03:41

魚生 · 飯

    隨處可見日本料理店的街頭景觀,是超乎我的想像的。

    日本料理在澳門之蓬勃興旺,應該回溯到九九回歸之後。之前,在我回憶之海中,是在外吃飯寥寥可數的選擇。之所以寥寥可數,不單因為日本料理店不多,還因為日本菜很貴。八十年代,五星級酒店內才有日本料理,最早期的好像是在當時的凱悅酒店和葡京酒店內。吃一餐的花銷,讓普羅大眾不敢任性為之,即便店內最“便宜”的套餐,也足以讓我這等窮人卻步。所以那時候吃日本菜,是一種嬌貴的享受。

    現在,日本料理就像茶餐廳和麵店一般,滿街都是,午飯時間,中學生比上班族還多。是中學生富有了,還是日本菜便宜了?我想兩種原因都有。午飯定食幾十元,很多中學生都付得起。而這些日式套餐,也讓日本菜在澳門從精緻轉向大眾化。大眾化的結果是壽司不用日本米,製作也不嚴謹,那團飯很容易散,不成團了。

    當然,魚生仍然是不便宜的,不過相對來說已降價很多。自從二○一一年福島核電廠爆炸,輻射的陰影如烏雲籠罩天空,嚇得商家們爭相承認食材不是日本來的,然後日本料理店竟出奇地如雨後春筍,越開越多。

    生吃魚片這種料理,到底是日本人做得最拿手,可是不是首創,卻可堪斟酌。在順德博物館內,有順德美食的歷史館,當中介紹生魚片這道菜有四千年歷史,可上溯至先秦時期。古時不叫魚生,叫魚膾,膾的意思是細切的肉。這樣說來,難道日本人還真是跟秦人學的嗎?徐福帶三千童男童女東渡日本的傳說,再次毫不費勁地影響着我對魚生這道菜的源頭判斷。

    這天一個人吃午飯,點了喜愛的魚生飯,魚是好魚,可飯嘛,不是日本的珍珠米,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水    月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