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樹頭)不近人情

(澳門日報) 2017年10月12日 03:24

不近人情

    近年來到殯儀館坐夜的機會多了,大概是自己年紀漸大,而朋輩的父母年紀則更老邁了。生老病死是誰也避不了的自然規律,只是最後一程的儀式總要辦的,有人辦得隆重,有人辦得簡陋,但無論是熱鬧還是冷清,於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來送別一個活了幾十年的人,也是對朋友表示一點關心和同情。對待生命的終結,中國人是偏向隆重的,這不一定是迷信,最後一程的儀式,是表達了對至親的思念。

    幾十年來,坐夜不計其數,看到的大多是千般不捨,沒有出現過如莊子那樣“鼓盆而歌”的場面。莊子的《至樂》篇,當他的妻子去世,他敲瓦盆唱起歌來,惠子不解這是啥意思,莊子解釋道,妻子閉上眼睛,“從此將舒服地躺在天地的大屋裡”而已,所以我有什麼好傷心呢?有專家說“外篇”是莊子的追隨者仿作的,所闡述的思想不應入莊子的數。但我覺得這種觀點值得商榷,《論語》中許多語錄都來自孔夫子的弟子,如“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吾日三省吾身”等都是曾子講的,但一直被視為孔學的經典觀點。

    莊子在《大宗師》裡也表達過這樣的主張,當子桑戶死了,孔子派子貢去弔唁和幫忙(註:莊子作品中的孔子是被借用的,不是歷史上真實的孔子)。當子貢到了子桑戶那裡,只見他的兩個朋友,子琴張和孟子反,一個在編曲,一個在鼓琴,對着子桑戶的遺體唱道:“嗟來桑戶乎,嗟來桑戶乎,而已反其真,而我猶為人猗。”子貢於是問他們,對着死者唱歌合乎禮儀嗎?但他倆面帶笑容回答道:“你哪能理解禮的真正意義!”從這裡可知,鼓盆而歌和臨屍而歌都是同類的行為。

    莊子向來不視死亡為生命的終結,認為萬物都是不斷變化的,今日變成人樣便做人,不是人的時候便做另類東西,所以,他的門徒按照這個思路創造了“鼓盆而歌”的故事,這也合乎莊子哲學的一貫邏輯,並沒有“屈”他。但用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態度對待至親的亡故,一直不能廣為流行和被人接受,最大的原因恐怕就是在於不近人情。

    公    榮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