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外史)鐵血柔情——戴高樂與智障女兒

(澳門日報) 2017年10月13日 03:56

鐵血柔情——戴高樂與智障女兒

    1962年8月22日,一輛黑色的雪鐵龍高級轎車緩緩從法國巴黎愛麗舍宮駛出,車上坐着戴高樂總統及其夫人。

    途中戴高樂遭遇恐怖分子的暗殺,好在幸運地躲過一劫。警察發現,總統座駕至少中了十五顆子彈,一個輪胎也被擊穿。

    戴高樂拿出了一個損毀的照片架,感慨地說:“謝謝安娜,多虧了她,不然我可能真的要去見上帝了。”這個相架擺在轎車的後玻璃附近,上面是一張女孩的照片,框邊已被子彈擊碎。正是這張女兒的照片,替他擋住了來自後背的邪惡子彈。

    如果照片上的小孩還健在,她該有三十四歲了,正當好年華。

    這是一張普通的照片,上面的小女孩跟同齡人似乎沒太大區別——天真可愛,稚氣中透着乖巧,但仔細一看,又讓人覺得容貌有些特殊:她眼睛較小,一對眼角稍微有點上挑,鼻子似乎也不像歐洲人那麼高挺。

    原來,她是戴高樂的小女兒安娜,出生那年戴高樂三十八歲,夫人二十八歲。他們之前已生育了一子一女,均聰明健康。

    安娜一生下來便被發現有問題:容貌不祥且有產傷。數月後,她又被發現肌力不正常,智力發育也不良。醫生查看病情後,非常沉重地告訴戴高樂夫婦,小孩日後走路都困難,要幫助才能完成行走。更讓人悲哀的是,小孩患有一種先天性疾病——“蒙古癡呆”,又叫做“國際人”,這注定了她的智力低下。

    戴高樂夫婦痛心之餘大惑不解,他們兩位都是純種的白人,安娜怎麼會患什麼“蒙古癡呆”,怎麼會被叫做“國際人”呢?

    醫生耐心地解釋道,這個嬰兒的臉部長相符合一種常見的先天癡呆病面容,這些病人不管什麼種族,來自哪個國家,都有共通的體徵:頭部長度較一般人短,面部扁平而寬,鼻子低扁,眼角上挑。這很像他們印象中的典型東亞人,特別是蒙古人的長相。更明顯的是,手掌的橫向紋路常常只有一條,即掌相中的斷掌——感情線與頭腦線合二為一,醫學上稱為“通貫掌”。

    面對安娜,戴高樂夫婦如何是好?

    (三之一)

    譚健鍬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