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章寫義)選擇性相信的時代

(澳門日報) 2017年11月15日 03:14

選擇性相信的時代

    從時代氛圍/社會脈絡的角度看,資本主義全球化進程帶來的“風險社會”,伴隨着傳統權威的消解,政黨、專家、媒體的公信力頻遭質疑,人們對菁英和既有體制的信任瀕臨破產。

    在此同時,民粹主義和排外/排他情緒的興起,也可視為人們對全球化衝擊與菁英及現行體制的集體自我防衛反應,各自按照族群身份認同、意識形態和物質利益的分化軸線去理解這個世界,從而形成不同立場群體之間難以相互理解和對話,甚至造成社會對立和撕裂的政治極化(political polarization)現象,導致人們不再根據“事實”,而更多地依賴自身的“價值觀”來理解和詮釋世界。這些因素,在當前美國的社會脈絡下,遂成為有利於假新聞擴大發酵的條件。

    【摘自:〈羅世宏:美國人開始討厭特朗普了嗎?正好相反〉,大家,2017-11-13】

    美國自詡為民主教父,其充滿爭議的民選總統在中國十九大會議閉幕之際到訪,看到中國上下一心求發展的局面,不知道是甚麼滋味,估計難免如寒天飲冰水,點滴在心頭。

    按照引文的說法,如果這個世界上的人,已經不怎麼“講道理”,也沒有願意認真“講道理”的渠道和聲音,大家只願意根據自己的想法來看世界和做決策,則民主政治至少是訴諸一人一票機制所要求的理性底線,基本上是蕩然無存。所以會選出特朗普,會決策出不具備前景甚至自製混亂的法律和規則。

    有理由相信,傲慢的特朗普訪問中國時的謙遜態度不是裝出來的,因為羨慕中國發展成就的西方國家領袖大有人在,再度連任的歐洲大國德國女總理是其中之一,她對中國的政治制度和國家治理間的關係,頗有感觸。

    中國的民主制度肯定與西方有異,在回應民眾發展和生活訴求方面,中國也在嘗試向西方社會靠攏。雖然民眾手中無票,但精確把握民心所向,去除民粹糟粕取其理性精粹,卻是中國現制度想要努力達至的。

    如果可以選擇,寧可讓世界上存在着不同的政治制度,在相互比照和競爭中進步。

    愛    瑪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