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章寫義)論人間失格

(澳門日報) 2017年10月13日 03:54

論人間失格

    一個被遺棄的童年,讓津島佑子的文學始終以女性為中心,去除父親這種角色,男性不再是文學的主角。或許可以說,太宰治的死,間接造就了津島佑子的獨特,也是他身為父親少數的貢獻了。

    【摘自:〈“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他是最失格的父親,也是最成功的作家〉,作者:謝孟穎,2015年6月12日】

    “當失落的人讀《人間失格》,就會想到自己。太宰治是最讓人有共鳴的作家之一。”這是未閱讀前,我聽到的評價。遺憾地,當我讀完後,並沒有這種感覺。共鳴甚麼呢?在最美麗的年華死去的櫻花人生哲學?被逼背棄自己良心討好世界的無奈與無助?都沒有,像我這種道德觀比較嚴格的人,從未處於這種生命狀態,也不喜歡這種生命狀態。我在文學作品中讀過的無賴不少,其中以魯迅的阿Q和孔乙己至為深刻,但我比較同情這兩個人,因為他們出身低下,缺乏教養。《人間失格》的主角葉藏卻不然,他出身富裕、長相英俊、才華橫溢,除了家人對他的教育方法有點不足,書中幾乎沒有加害他的人,包括那個被稱為惡魔的好友崛木。由於長相俊美,他深得女性垂青,願以身相許、供養生活的女人不計其數,而這堆女人,一概被棄如敝屣,而他能夠做的最大善意就是好心分手——每次都會偉大而淒美地離開,然後很快又尋到了一具可以被吸吮殆盡的靈魂和軀體。我無法想像作家的筆調可以那樣理所當然,大概是因為,打從心底裏,他就是在寫自己,葉藏的人生本是作者太宰治的寫照。

    我實在無法對這種無賴產生同情,縱然其才情卓越,我想這就是《人間失格》成功的最大原因,因為人如其名,葉藏和太宰治真的不配為人。可是我同情他身邊的女人,那些為他不離不棄,卻完全沒有被尊重和憐憫的可憐女人。太宰治生時如櫻花一樣燦爛過,死後仍然有流芳百世的作品,卻遺下孤兒寡婦承受生命中難以承受的重,那種出於同為女性的共鳴,非筆墨能夠形容。

    鏏    而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