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章寫義)文學獎之後……

(澳門日報) 2018年05月17日 03:02

文學獎之後……

    沒有一部文學史用文學獎的得獎數量來看待作家的歷史地位,作品才是一個作家終身的身份證。文學獎對文學發展產生的作用,可能不是文學史的,而是文學社會學的意義。我們經由文學獎看到作家的起落、班底的盛衰、意識形態的強弱、權力的大小,看到文學風潮/風向如何在文化霸權的爭奪過程中彰顯出來。在文學發展過程中,文學獎是波是浪,卻不是海的本身。

    【摘自:〈海上的波浪:小論文學獎與文學發展的關聯〉,向陽,台灣《文訊》雜誌第218期,2003月12月】

    算起來,大概自己也算拿文學獎出道,但對“文學獎”還是有種“又愛又恨”的複雜情緒——文學獎的存在,一方面讓寫作人被看見、獲肯定,甚至帶來出版機會,但另一方面,也會令人為奪獎而失初心(畢竟任何文學獎都有其侷限掣肘,競逐者難免受影響)。故文學獎不應是終點,而更像一塊跳板,作者從文學獎起步,慢慢累積作品、成長實力,開拓自己的一方天地。“文學獎”只是整條“文學鏈”中的一環,後面還有出版推廣、版權行銷、跨界延伸等環環相扣,而只要鏈條完整,好作品好作者就會跑出來。而即便無法拿文學獎做“敲門磚”,有才華的作者也可以從其他環節切入這條“文學鏈”,也同樣有機會取得成功(像寫《哈利波特》的JK羅琳成名前就沒拿過甚麼文學獎)。

    這大概正是澳門寫作人面對的最大困局:文學獎之後,似乎無以為繼,鏈條到這裡好像就斷掉了。所以澳門要討論的不是“文學獎要不要存在”,而是“文學獎之後該怎麼辦”——行業機制的不完整、文學環境的不完善,確實令人有種“石屎地上種花”的感覺。不過,跳出框架思考,機制未建立之前,或許可以考慮“出口轉內銷”,比如跑到台灣去出版,成功(引發一定回響與關注)後再返銷澳門,或許是呆坐枯等之外的另一選擇,而事實上,現在已有不少澳門寫作人在這麼做了。

    (iamleer@gmail.com)

    (台灣文學行旅 · 四)

    李    爾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