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牛角包)配 額

(澳門日報) 2017年03月20日 11:05

配    額

    突然說起配額(quota)的問題。也許是因為剛才餐廳侍應問起有沒有食物敏感。我說了句:“暫時沒有”。侍應和朋友都覺得奇怪,大概很少聽到這樣的答案。其實,我想起一個認識的學者,她活了一輩子,一天突然出現食物敏感,吃了腰果後,感到呼吸困難,差點掉了命。學者跟我說起時猶有餘悸,整件事情讓她感到最可怕的地方是防不勝防。彷彿我們甚麼辦法也沒有,只有等着束手就擒。我跟朋友解釋後,她終於明白我的意思。我懷疑每個人身體裡都有不同的配額,事無大小的都管着我們。例如那位學者可以吃腰果的配額可能滿了,再吃就會呼吸困難。當然腰果和呼吸中間有甚麼必然關係,我也說不上來。只覺得這種安排實在奇妙。

    我開始想到自己的配額來。我當然也有配額的問題,但是與食物敏感無關。例如曾經有一段時間很喜歡看雜誌,不同類型的,差不多每天都要翻,放到滿屋子都是,但突然有一天不再看了,中間完全沒有甚麼特別事情發生,事情就這樣無聲無息的結束了。有趣的是根本不用出現甚麼呼吸困難來提醒,渴望看雜誌的感覺很自然的消失了。還有、還有曾經很喜歡的作家,甚至是人,回想起來,有很多作品已經不會翻弄,很多人相信亦不會再聯絡。幸運地(還是不幸?)當這些事情發生時(當這方面的配額滿了),完全說不上悲哀或者歡喜,一切是那麼自然,就像是樹葉枯黃了,便會掉下來一般。對於這種狀況,我一直都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直到最近自己進入了一種懶惰的狀態,我開始明白多了點。

    最近我的“懶惰病”好像有點好轉。說來也沒有吃甚麼藥,但我想到配額的問題來。早陣子無法看書,更談不上寫論文,於是整天在看電視劇,直到一天,忽然無法看下去,我開始翻起一些私人書信的合集來。看着看着便有寫論文的衝動。

    當然,這幾樣東西之間到底有甚麼關係其實很難說得清,但想到如果每樣事情都有配額的話,大概懶惰也沒有例外。

    區仲桃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