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牛角包)另類暑假

(澳門日報) 2017年07月17日 03:14

另類暑假

    遠方的朋友說住在愛琴海上的小船,感覺很難受。船艙擠迫是不用說的,原來還有很多蚊叮,這點我是想不到的。畢竟是在海上呢。另外,就是悶熱,根本很難入睡。不知道有沒有看星呢?我只敢在心裏問。我們這裏夏天當作冬天一樣過,冷氣從來沒有停過,直至一天,冷氣機在屋子裏下起雨來,不得已才急忙關機。老老實實的過起夏天來。

    說來大家都在想着放暑假,但我已感到假期快要走到盡頭了。下星期將到上海開會,回來後大概快要7月尾,那意味着新生面試呢。完了面試,接下來便要迎新,說時遲那時快,我8月下旬便要開學了。都說暑假快要完了。我不禁想到讓時間過得慢一點,至少可以給自己製造一點放假的感覺。想來想去,仍然是留在家裏寫東西最符合我的情況。身邊的朋友都飛走了。除了去希臘外,有去美加的,亦有到意大利去,我只有替她們高興,自己完全沒有要走的衝動。這陣子總覺得內心的旅行最重要。

    說是寫作,主要是說文學批評那一類論文。情況就像我那些朋友的判斷一樣,假如不寫東西的話,很難想像我會幹甚麼,於是我又開始打開電腦,寫起東西來。我還翻起自己一些舊帳,看起被評審打回頭的論文來,想到要把它們怎樣“修理”好,重新投稿去。坦白說,評審的意見很多時都給我一種匪夷所思的感覺。他們到底有沒有看我的東西呢?這是我經常有的一種懷疑。然後,更多的是暗叫:我根本不是要處理這些問題啊!你們根本不懂。如此這般,很多論文退稿都被我束之高閣,我以為它們從此會被遺忘。實在無法想像自己會選擇在暑假裏,做一些類似修理匠的工作。

    看着那些把我罵得狠狠的評論,竟然開始想到對方的需要來。到底我要怎樣才可以把他們要看的及我喜歡寫的東西,好好的放在一起,不卑不亢?我明白這是一種不容易掌握的技巧,甚至自己究竟有沒有這種能力也很難說。只是我知道,若要成事,我的“自我”得先放暑假呢!

    區仲桃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