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聽風)Villy

(澳門日報) 2018年05月17日 03:06

Villy

    十年前加入國際明信片小組,介紹我了解這個網站的是小朋友林大香。之後,我寄了比她更多的明信片,排名遠在她之上。後來,我把這個小組介紹給了朋友戴安娜,她沒花多長時間,就一躍成為真正的明信片達人——澳門區收發明信片排位冠軍。

    因為明信片,我們認識了世界各地的朋友。大概九年前,戴安娜介紹我“認識”了丹麥人Villy。那時的Villy應該五十出頭,他以極大的熱情開始與我交換明信片。不但寄來丹麥的首日封、郵票和各種明信片,甚至當他去希臘旅行時,也會寄來明信片,並買一堆當地的明信片給我。那些格陵蘭的極限長明信片,南非世界盃西班牙球隊的集體照小全張郵票,甚至聖誕卡……,我都一一收藏着。

    我也曾用心選購澳門和內地各景點的明信片,從澳門和旅行之地寄給他,也會買首日封和郵票寄去。時間久了,我們成了朋友,在facebook上也會互相點讚。

    這兩年,漸漸沒有了他的消息。我想,也許他太忙,或年紀大了,對明信片不再感興趣,就連我都少了往日那股熱情,只偶爾寄幾張明信片,算是沒徹底脫離那個國際明信片小組。直至今年初,在facebook提示Villy生日時,我留言祝他生日快樂。第二天,收到一條信息:“Villy已經去世。”那是他的兒子。一問才知,Villy已去世近兩年。

    他不再寄明信片,原來是因為病了,去世了。我已沒有機會跟他道謝和道別。把Villy寄來的東西放在桌上,也有一小堆,拍了照發給Villy的兒子,他說看哭了,“因為他手寫的字,再也看不到,對我而言很珍貴。而且,我馬上又要和妻子及孩子去希臘旅行,就是他寫在明信片上的那個地方。”

    這樣一個人,素昧平生,卻有一份單純的友情存在過,而且曾為彼此帶來過那麼多的歡喜。我想把他寫下來。十年二十年後,或許我也開始如母親那樣記憶衰退,但看到那些明信片和信,讀到自己今天寫下的文字,我還能憶起他,知道我在世間的這幾十年,曾遇到過這樣一位可愛的朋友。

    谷    雨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