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亂炖)賀知章《詠柳》是春天的頌歌

(澳門日報) 2017年10月13日 03:55

賀知章《詠柳》是春天的頌歌

    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縧。

    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賀知章是“四明狂客”,不是詠柳的專家,不像清初王士禎那樣,對柳樹情有獨鍾,一口氣做了四首以《秋柳》爲題的詩。賀知章是偶爾寫了這首《詠柳》。但這一首七言絕句,毫無疑問是歷代詠柳詩中最著名的一首。說它膾炙人口,家喻戶曉,一點兒都不誇張。

    這首詩,語言淺顯,也沒有使用什麽需要專門注釋的典故。但有三個問題,可以稍加討論。

    《唐詩鑒賞辭典》:“一開始,楊柳就化身爲美人而出現”,“這千條萬縷的垂絲,也隨之而變成了她的裙帶。上句的‘高’字,襯托出美人婷婷裊裊的風姿;下句的‘垂’字,暗示出纖腰在風中款擺。”這等於說,這首詩使用了擬人的修辭手法。

    如此分析,不能說一點道理也沒有。但是,認真計較起來,擬人的說法很難落到實處。垂絲——裙帶,高——婷婷裊裊,垂——纖腰,所有這些聯繫,都不免牽强。整首詩中,人性的特點實在是太不明顯了。

    我認爲,還不如說詩人使用了縮微的手法:把自然生長的柳樹當盆景來描寫。單獨的一棵柳樹,沒有任何自然景物的陪襯與點綴,所用的比喻又是沒有生命的玉石;讀者品讀這首詩的時候,只覺其精美可愛,而忘了它可能是高大挺拔的;所有這些,都跟盆景的特徵相符合。

    1972年,陝西乾陵發掘的章懷太子墓(建於公元706年),甬道東壁繪有侍女手托盆景的壁畫。這不但可以說明,盆景藝術在唐代已經出現了;而且,還可以提示我們,賀知章寫作《詠柳》詩的年代,李唐王朝宮廷裏正流行着用盆景裝飾居室環境的做法。在朝廷裏做官,深得玄宗皇帝信任的賀知章,肯定很容易見到盆景。吟詠之間,把盆景藝術移植到詩歌中,乃是順理成章之事。

    爲什麽是剪刀而不是菜刀?

    剪裁細小的葉片,使用剪刀,本不是問題。但是,既然有人在講到這首詩時,煞有介事地提出了這個問題,也不妨說一下(且聽下回分解)。(二之一)

    亞    瑟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