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亂炖)海棠有香

(澳門日報) 2017年04月21日 11:16

海棠有香

    我曾將鼻子湊近海棠花瓣,幾乎嗅不到什麼香味。但是,海棠花盛開的時候,在海棠花公園裏漫步,卻總能於不經意間,分明聞到略帶甜味的淡香。這情形,有點像韓愈筆下早春草色的有無現象,花香遙嗅近卻無。

    道家先哲有大象無形、大音希聲的說法,乍一聽很玄,細思之不無道理。海棠若有若無的香味,其實是一種大香,一種高境界的香。試想,倘若海棠花擁有一種撲鼻的香味,不要說像夜來香,也不要說像丁香花,就是像蘭花,清幽脫俗,它也就少了一份神秘感,還難免會惹得一部分有香花過敏症者的不快,甚至反感。

    花朵、花瓣形狀並不超凡脫俗的海棠花,正是因爲花香的幽淡近無,而與衆不同,而受到人們的廣泛喜愛!

    具體到元大都城垣遺址海棠花公園的海棠花,有一個特點,不能不加以鄭重的表揚:臨水栽種。

    在護城河兩側栽種海棠,好處多多:岸上花,水中影,相映成趣;風起處,花瓣飄飛,墜落水中,可以予多愁善感者以“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傷感詩意;記得袁枚《隨園詩話》中提到,清人有詩句云“臨水種桃知有意,一枝花作兩枝看”;諸如此類。

    我也認爲,海棠是有恨的,但不是無香之恨,而是另一種恨。這種恨,劉子翬的詩說到了,“詩老無心爲題拂,至今惆悵似含情”。原來是,詩聖杜甫曾在盛産海棠花的四川成都盤桓多年,竟然沒有做過一首咏海棠的詩篇!

    最早發現這個事情的人是唐末詩人鄭谷,他一首題爲《蜀中賞海棠》的詩是這樣寫的:“濃淡芳春滿蜀鄉,半隨風雨斷鶯腸。浣花溪上堪惆悵,子美無心爲發揚。”

    杜甫爲什麼沒有寫咏海棠的詩,文學史家有過熱烈的爭論,有人認爲跟杜甫母親名海棠有關,杜甫爲了避諱,乾脆不做咏海棠詩;也有人認爲,杜甫的時代,海棠花還沒有成爲文人雅士的關注、觀賞對象。

    不管哪一種情況,對海棠花而言,毫無疑問,都是恨事。

    (二之二)

    亞    瑟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