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書房)娛樂至死和文化枯萎

(澳門日報) 2018年06月13日 03:55

娛樂至死和文化枯萎

    崔永元爆出范冰冰的“陰陽合同”、天價製作費等各種電影圈內幕,內地影視公司股票紛紛跌停,《人民日報》三度發文痛斥娛圈天價片酬……真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兩指彈出萬般音”。

    有人說他是“民族脊樑”“人民英雄”,他的回答很有意思:我不想當什麼英雄!他還說:“我對媒體是徹底失望了!我過去在反對基因改造食品時,你們全都不理我。關乎民族命脈的大事你們不理,爆了明星爛事,就都天天圍着我!”

    這讓人想起尼爾 · 波茲曼的《娛樂至死》裡的一句名言:“有兩種方法可以讓文化精神枯萎:一種是奧威爾式的,使文化成為一個監獄;另一種是赫胥黎式的,使文化成為一場滑稽戲。”

    最諷刺的是,范冰冰此前還領了個“國家精神造就榮譽”。當時崔永元還冷冷酸了一句:“一個真敢發,一個真敢領!”吃瓜群眾剛開始以為是惡搞新聞,才不禁驚歎:一個美女演員代表的是怎麼樣的國家精神呢?但後來明白了,原來她擁有的最少是在影藝界“翻手作雲覆手雨”的本領,可惜不小心碰上了老崔這門大炮。

    各種“榮譽”的授予,反映的其實是大眾注意力的走向。明星的權力是被賦予的,是社會制度和大眾合力所賦予的。在這個娛樂至死的時代,也算不上什麼離奇之事,畢竟名演員有着貨真價實的知名度和支持度,在西方政壇混出名堂的演員明星就大有人在。

    這次事件暴露出來的,其實是路人皆知的各種不公。如一位明星一天的工作報酬,竟等於一萬個清潔工的月薪之和。工薪階層雖然收入低,卻負擔着整個國家近七成的個人所得稅;而那些超高收入人群,總有各種方法可以偷稅避稅。“陰陽合同”也只是冰山一角的一小角。

    奧威爾擔心的,是極權統治的資訊限制造成文化自由的窒息;赫胥黎憂慮的,是不再有人願意去讀書和思考,大家在娛樂至死的陷阱中失去自由。

    我們不是被自己所恨的東西所毀,就是毀於自己所溺的物事。

    凌    谷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