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備忘)龍鳳鈪

(澳門日報) 2018年05月17日 03:05

龍鳳鈪

    人生中大概總有好幾個物件,是一見就會是一筐眼淚。像失而重獲的,珍而重之的,象徵着永不磨滅的記憶的。對我來說,卻是一直在聽說的爸媽早早預備了卻又一直藏起來的禮物。

    最後一個妹妹出嫁當天,媽流着淚給她戴上龍鳳鈪,那天以後,媽就開始對着我碎碎念:“其實你也有龍鳳鈪的,你爸還在的時候,我們就買好了,你要是結婚,就會給你。”有時我會取笑媽不要以為我會為了一對龍鳳鈪結婚啊,利誘是沒有用的,起初她總會又急又怨的說,“我為你好啊!你亂講啊!”後來,慢慢的,她會鬥嘴,回說:“你不要我自己戴,到時你不要後悔!”

    這樣的戲言說了好幾年,大概沒有什麼結果,她也就不再提了。去年,媽臨終前的一段日子,有時突然醒來,捉着我的手說:“我和爸給你買了龍鳳鈪,沒有很名貴,但那是我和爸的心意,每個女兒都有,你的還在我那裡,我走後,你要自己保管了。”

    這樣的話,說了好幾遍以後,媽就走了。今年春祭後,姐姐按媽的遺言,把留給我們的東西放在大家的跟前,我拿到的是一個隆起了的公文袋,裡面放的就是一雙龍鳳鈪。

    我把袋子打開,再把裡面的大紅漆金字的圓形膠盒打開,第一次看到這一份給我準備了多年的禮物。就像媽說的,大概不是很名貴,也是很簡約的款式,我沒想到要立即戴上,只想知道這是哪一年就給我買下來的。龍鳳鈪下有一層薄薄的白棉花,底下放有摺成小角的單據。打開一看,單據上標明的年份是1997。淚光映出眼前的一圈金光,舊日的畫面立時浮現,1997年,那一年,我還在電視台工作,然後在下半年開始到了大學。一個早下班的工作天,跟爸媽外出吃飯看煙花,然後三個人在西灣的長椅談心,媽媽一直說我要乖一點,多陪她和爸,不要常常拍拖。那時我以為媽不特別喜歡我拍拖,可是,二十年後才知道,她原來已經偷偷的為我準備了嫁妝。

    既擔心,又希望你成家獨立,大概就是天下媽媽都糾結的一件事吧!早早買好的龍鳳鈪,原來是這樣的一樁心事。

    林玉鳳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