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質疑日本神社該清該留?網民瘋轉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17年03月10日 10:37
高金質疑日本神社該清該留?網民瘋轉
高金素梅認為完整的歷史與真相,才是轉型正義。(中評社 資料照)
  中評社台北3月9日電/民進黨政府將設立“專責組織”來實踐轉型正義,讓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看不下去,昨日在“立法院”質詢時,向“文化部長”鄭麗君質詢,“威權”的定義是什麼?釐清完“威權”的定義之後,什麼該保留、什麼該清除?所以殖民時代日本政府在台所建的“神社”到底該保留還是清除呢?質詢影片貼在其臉書後,被轉發超過700次,且有超過3.7萬次觀看紀錄。

  高金素梅說,日據時代時的規定,膜拜神社同時還要朝日本皇宮的方向遙拜天皇,天皇是神,神社是護國神社。“神社”是當年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侵略戰爭的工具之一,也是推動殖民地人民“皇民化”的一環,更是凝聚對戰爭支持的“洗腦手段”。所以“神社”到底該保留還是清除呢?

  高金素梅在臉書上重述昨天在“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質詢鄭麗君的對話過程,她說就如台中市長林佳龍重建神社事件。如果重建威權不義遺址不是用來教育,而是為了觀光,那豈不是成為笑話。去年年底發生“學生扮納粹”的事情,這足以顯現我們的歷史文化教育是不足的,才會發生這些荒謬事件,成為國際上的笑話。

  高金素梅先為大家複習1900年至1906年大豹社事件,這“忠魂碑”就是用來紀念殺害我大豹社泰雅族的日本軍,那麼“大豹社忠魂碑”又該是保留還是清除呢?

  高金素梅表示,完整的歷史與真相,這才是轉型正義。但是轉型正義不能只著重一種,而轉型正義的實踐也絕對不是只有保留跟清除,本席認為應該回歸到“還原歷史真相”以及“歷史文化教育層面”這才合乎轉型正義的意義。

  高金素梅提醒“文化部長”,《福爾摩沙》一詞,是帝國殖民主義者給予台灣的稱呼,是帶有濃厚的殖民色彩。號稱最本土、強調台灣主體性的民進黨政權,為何還處處以“福爾摩沙”沾沾自喜呢?這自我矮化的稱號真是貽笑國際。
  
 
  以下為高金素梅臉書全文:

  20170309教育文化委員會-“文化部”

  部長,“文化部”是不是將設立“專責組織”來實踐轉型正義,這個專責組織要做兩大事項:

  一、保留不義遺址做教育

  二、清除威權的不當象徵

  本席要與部長討論“威權”的定義是什麼:

  “戒嚴時期”算不算是威權?

  “納粹主義”算不算是威權?

  “軍國主義”算不算是威權?

  釐清完“威權”的定義之後,本席要與部長討論什麼該保留、什麼該清除:

  “中正紀念堂”該保留還是清除? 

  “蔣介石銅像”該保留還是清除? 

  那麼“神社”該保留還是清除?

  在您回答之前,本席要提醒部長,星期一時本席有質詢“教育部長”有關“神社”的問題,現在本席也要跟部長您討論,“神社”在您腦海中的歷史座標意義是什麼? 

  1938年4月1日,日本政府頒布“國家總動員法”,動員所有人力、物力、財力與設施去支援侵略戰爭,動員範圍是“日本、朝鮮、台灣、厙頁島”。

  1939年2月9日,日本政府成立“國民精神總動員委員會”,精神總動員範圍同樣是“日本、朝鮮、台灣、庫頁島”,要這些地區的人民“效忠天皇、膜拜神社,凝聚對戰爭的支持,挺身接受戰爭動員”。那時的規定,膜拜神社同時還要朝日本皇宮的方向遙拜天皇,天皇是神,神社是護國神社。而護“國”神社的“國”,就是發動侵略戰爭的那個軍國主義的日本國。

  這幾個歷史事實清楚的顯示,“神社”是當年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侵略戰爭的工具之一,也是推動殖民地人民“皇民化”的一環,更是凝聚對戰爭支持的“洗腦手段”。

  所以“神社”到底該保留還是清除呢?

  部長,在您們的專責組織裡只有保留跟清除兩條路,那麼面對有人以“重建”威權不義遺址的第三種方式,“文化部”該怎麼辦?就如台中市長林佳龍重建神社事件。

  如果重建威權不義遺址不是用來教育,而是為了觀光,那豈不是成為笑話。您記得去年年底發生“學生扮納粹”的事情,這足以顯現我們的歷史文化教育是不足的,才會發生這些荒謬事件,成為國際上的笑話。

  部長,您認同我們歷史文化教育的不足嗎?

  我再給部長您看這大豹社忠魂碑,本席在去年520就職典禮後,6月14日總質詢,質詢林全院長,相信部長您應該不陌生。

  我來為大家複習一下:

  大豹社事件發生於1900年-1906年,當時日本政府為開發樟腦事業,侵略大豹社,泰雅族人與日軍展開浴血之戰,直到1921年左右,族人被迫遷居桃園市復興區一帶,原本1000多位居民,僅剩25戶。

  部長您知道嗎,這“忠魂碑”就是用來紀念殺害我大豹社泰雅族的日本軍!

  如果,為掠奪資源以武力血洗大豹社的日本軍警是“忠魂”,那浴血捍衛土地的大豹社戰土豈不變成“奸匪”?台灣,到處充斥著這種荒誕怪異的現象。
  
 
  那麼“大豹社忠魂碑”又該是保留還是清除呢?

  去年8月1日蔡英文向原住民族道歉,當天本席與泰雅族人前往大豹社舉辦“大豹社戰役建碑,歷史現場巡禮”,我們要還原歷史真相,歷史真相就是“原住民族在日據時期遭逢有史以來最大的浩劫”,部落被日軍血洗,土地被掠奪。光復至今,政府仍不願面對原住民族抗日的歷史真相;我們被掠奪的土地,政府到現在仍然不願還給原住民族。

  部長,這應不應該也屬於轉型正義的一環?

  部長,我們將在大豹社設置“紀念碑”,就是用來紀念我們大豹社泰雅族戰士,並且要讓後代了解歷史真相。

  所以我們會保留“忠魂碑”,因為它是日軍侵犯、掠奪、殺光大豹社泰雅族人的事實,我們更會在一旁建立“紀念碑”,詳細完整地訴說這段歷史,用來悼念我們的族人,以及作為歷史文化教育的素材。

  完整的歷史與真相,這才是轉型正義!部長,您認同嗎?

  我們都知道並且認同戒嚴時期就是威權不義,但是轉型正義不能只著重一種,而轉型正義的實踐也絕對不是只有保留跟清除,本席認為應該回歸到“還原歷史真相”以及“歷史文化教育層面”這才合乎轉型正義的意義。

  所以部長請您及您的團隊再好好規畫這轉型正義─專責組織,並以書面報告回覆本席、教育及文化委員會的所有委員。

  最後,本席提醒一下部長:

  《福爾摩沙》一詞,是帝國殖民主義者給予台灣的稱呼,是帶有濃厚的殖民色彩。

  既然“福爾摩沙”是外來殖民者對台灣的稱號,號稱最本土、強調台灣主體性的民進黨政權,為何還處處以“福爾摩沙”沾沾自喜呢?這自我矮化的稱號真是貽笑國際。

  身為“文化部”首長的您,而不是民進黨的“立法委員”,更應該要謹慎看待才對!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