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洲毛紡廠敢為天下先

(澳門日報) 2018年12月06日 04:13
香洲毛紡廠敢為天下先
一九八四年,吉大洲仔村 到大姑乸村一帶的舊貌。
香洲毛紡廠敢為天下先
一九七九年一月七日,香洲毛紡廠建成投產。
香洲毛紡廠敢為天下先
一九七九年,珠海首家外商投資企業香洲毛紡廠的建設 工地。
香洲毛紡廠敢為天下先
一九八四年一月,鄧小平視察香洲毛紡廠車間生產線,時任廣東省省長梁靈光(後排中)和珠海市領導陪同。
香洲毛紡廠敢為天下先
香洲毛紡廠開幕式 (網上圖片)
香洲毛紡廠敢為天下先
當年車間生產線

    香洲毛紡廠敢為天下先

    一九七八年底,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重大決定,開啟中國四十年經濟高速增長的引擎,港澳亦幾乎同時投身這一浪潮。

    其中,香港知名企業家曹光彪是先鋒,在改革開放之前已投資內地,在珠海成立香洲毛紡廠,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首家由港商投資的中外合資企業,開全國 “三來一補”企業之先河。曹光彪女兒、當時的澳門廠商,現任同濟慈善會主席曹其真亦協助父親參與管理毛紡廠。

    在農地設置廠房

    曹其真表示,今年是國家開放改革四十周年,值得紀念。回想國家改革開放前夕,即一九七八年夏天,父親曹光彪於北京回來後,便跟她說“聽說國家將要改革開放,我們在澳門的四台新機器暫時不要安裝”,並吩咐立即與當時的廣東省紡織品公司談判,在珠海找一塊地開設毛紡廠。

    隨後,她便着手與廣東省紡織品公司談判後,共同到珠海找到一個地段,興建香洲毛紡廠。當時對珠海的印象十分深刻,當年的珠海,仍未成立經濟特區,甚麼都沒有,祇是一個農村,還記得毛紡廠的地段對面是一個海濱公園。一九七八年十一月,香洲毛紡廠動工,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七日舉行盛大的開幕式。

    難忘自助餐宴會

    “父親當時跟我說,國家改革開放一定要向全世界宣傳,除了工商界人士外,還有兩類人一定要請,一是媒體記者及編輯,二是各國外交官,這都是宣傳渠道”。對於父親提出的要求,曹其真感到壓力,坦言這兩類人很難搞定。因當時國家剛剛改革開放,與中國建交的西方國家不是很多,這兩類人進入國家一定要中央政府批准簽證,當時花了不少力氣說服海關及邊防,才能讓記者、外交官出席開幕式。

    此外,父親還要求開幕當天要舉辦四百人至六百人的自助餐,以當時的條件而言,感到特別困難,祇有葡京可以提供四百人至六百人的自助餐,且要經過海關、邊防運送到珠海,充滿考驗。

    南方地區,十一月的天氣仍然很熱,自助餐運輸要顧及衛生問題,擔心打開檢查食物時導致食物變質。當時特別準備一份細包裝自助餐食品予海關、邊防人員嘗試,這是他們第一次嘗到自助餐。

    法國外交官注意

    她並擔保與運送的自助餐全部一樣,“你們有的裡面都有”,且容許隨機抽查,最後順利通過。相信這是內地境內首次舉辦的自助餐宴會,當時內地同胞沒有品嘗過自助餐,也是首次接觸可口可樂,所以這次宴會相當成功,令各界留下深刻印象。

    她表示,由於香洲毛紡廠開幕式辦得相當成功,引起出席的法國外交官員注意,並向總領事報告,總領事則向法國外交部報告。“法國外交官員到處找我,對方已想跟我通電話。”一九八○年在美國回來後,與他聯絡並用膳,並獲邀擔任法國名譽領事,一直至九九年才卸下該名銜。

    做事嚴得罪領導

    在外國留學、生活多年的曹其真做事嚴謹,直言對當時的珠海領導不是很滿意,經常批評他們不幹活,“有話直說、不給面子”,故得罪很多珠海領導。另外,對於香洲毛紡廠投產後的運作也有意見。有一天到香洲毛紡廠巡視,看到所有工人都蹲在工廠前門,便與廠長說“明天不可以這樣,一定要看着機器,第二天再去巡視,沒有工人蹲在前門,但原來全都改到後門蹲着。”

    雖然毛紡廠的機器全部自動化,但始終需要人員看管值班。考慮到管理困難及產品質素,當時以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總經理的身份,與已故的香港永新企業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盧煥榮共同發信宣告,兩家公司停止向香洲毛紡廠供應原料。隨後,與廣東省政府、珠海市政府談判,要求珠海廠長、工人必須到澳門公司學習、培訓。四十年前,珠海沒有證件、護照,沒有送過一個人到澳門培訓,要求珠海工人到澳門公司學習在當時是不可想像。

    三來一補作經營

    香洲毛紡廠以“三來一補”的運作模式經營,遺憾的是廠房變成了高樓大廈,現時已找不到廠址遺址。她曾經向珠海市政府反映,“這是改革開放前,第一家由外資企業投資的工廠,應該予以保留!”無奈這幢廠房最終被拆,未能延續至今見證歷史。

    本報記者  黃思僑  報道

    (本版部分圖片翻拍自《紀念鄧小平同志一九九二年南方談話二十周年暨兩次視察珠海經濟特區》畫册)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