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大師做客大師講堂 激情演講感染觀眾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17年04月21日 00:03
電影大師做客大師講堂 激情演講感染觀眾
埃米爾·庫斯圖裡卡分享創作趣事
  中評社北京4月21日電/埃米爾·庫斯圖裡卡與保羅·格諾維瑟,當今世界影壇如雷貫耳的兩個名字,前者是斬獲金棕櫚大獎的歐洲新浪潮電影巨匠,後者是憑借《完美陌生人》票房口碑雙豐收的意大利喜劇電影大師。

  4月19日,中國電影基金會-吳天明青年電影專項基金攜手北京電影學院舉辦的“大師講堂”請來這兩位重量級電影人。埃米爾·庫斯圖裡卡就主題“狂野與嬉笑——走進傳奇電影巨匠庫斯圖裡卡激情又夢幻的創作之旅”與各位分享他關於電影的“私家”心得。保羅·格諾維瑟與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教授潘若簡、《完美陌生人》的攝影指導一同對談,就“各有所樂,各有所憂——中意社會文化差異下的喜劇電影對照”與在座觀眾進行了深入的交流。

   埃米爾·庫斯圖裡卡:我相信命運 但是我也相信可以影響命運

  當天下午,首先在北京電影學院新圖書館報告廳亮相的是埃米爾·庫斯圖裡卡。庫斯圖裡卡此番做客大師講堂,作為經驗豐富且風格多變的電影大師,他就電影劇作、拍攝、美學、敘事、音樂、監制等各方面與在場聽眾分享。

  在現場,庫斯圖裡卡給大家分享了一個很私人的故事。他在布拉格電影學院念大學時,電影和妹子是他心中兩難的選擇,但想想人生不長,還是先緊著生活。所以兩次錯過了看《阿瑪柯德》的機會,當他有一次看完片頭就睡著了時,還被同學嘲笑:這個巴爾幹來的鄉下人哪兒欣賞得了費裡尼啊?!第二年,他和那個妹子結了婚,拉著她的手終於一起看了《阿瑪柯德》。庫斯圖裡卡想說:“實際上生活會給你帶來技巧,帶來更多對於拍電影創作,給你帶來更多的靈感。”

  說起場面調度,庫斯圖裡卡非常有經驗:“電影並不只是你找到機位就可以,電影是需要做場面調度,你需要有能力擺攝影機的移動,同時告訴演員怎麼做,怎麼說。作為一個導演來說,非常重要一點就是你會失去你對場面,對這場戲的控制,如果這個攝影機運動到哪裡不是由你全權掌控。”他舉了一個例子,波蘭斯基和約翰要拍一場電影,因為波蘭斯基和他一樣是上個世紀的電影導演,他們仍然相信場面調度,怎麼樣擺機器。他從台階上走下來,聲情並茂地給觀眾還原當時的場景,但第二天,約翰經紀人找波蘭斯基給他看劇組跟大明星簽的合同有一句話:“這個電影不能夠由導演來導,這就是一部好萊塢電影。”他評價道:“好萊塢對待你的方式就把你當作一條香腸,你不是導演,你只是一個產品,他們在電影裡面完全抹殺了作者電影。電影市場只是關於賣東西,不是情感的表達。”
 
電影大師做客大師講堂 激情演講感染觀眾
意大利導演保羅·格諾維瑟
 
  保羅·格諾維瑟:在這一行沒有準確的規則

  意大利導演保羅·格諾維瑟至今擔任過13部電影的導演,其中《完美陌生人》在今年北京電影節上作為“聚焦意大利”單元開幕大片,是意大利本土票房亞軍,獲2016年意大利電影大衛獎(意大利學院獎) 最佳影片,最佳電影劇本、2016年紐約翠貝卡電影節 – 最佳電影劇本。與他對談的是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教授潘若簡,她先後在意大利博洛尼亞大學和比薩大學進修意大利電影史課程,著有《意大利電影十面體》、《意大利喜劇》等著作。

  在此次“大師講堂”上,導演保羅·格諾維瑟與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教授潘若簡就喜劇電影展開了一番富於深度而又不乏趣味的談論,他們圍繞喜劇電影與社會現實的關係,喜劇電影的跨文化傳播,中國喜劇電影與意大利喜劇電影異同等問題與在場觀眾交流。

  潘若簡注意到,《完美陌生人》的編劇人數多達四人,那麼,“如何來協調這些編劇的分工呢?”保羅·格諾維瑟自有原則,“編劇的人數取決於題材”。如果是有唯一主人公的,那麼最好由一到兩名編劇完成,“《完美陌生人》沒有唯一主人公,每個角色來自不同社會階層,也代表著不同的文化,所以採用四人集體創作模式,每個編劇都能把自己的想法與創意貢獻出來。”

  《完美陌生人》這部當代的意大利喜劇和上個世紀50年代初到70年代出現的意大利式喜劇有很多共同點。潘若簡給大家科普了一下:“這個喜劇以我們對喜劇的概念來講,常常以為不像喜劇而是一個正劇,悲喜交集,描繪的是一個人在特別尷尬的境地,他跟社會環境之間的問題”。保羅就此談道:“意大利式喜劇的偉大之處就是能夠以相對輕鬆、調侃的方式來表達人物的衝突關係。要說意大利式喜劇跟純粹喜劇最大的差別,如果是純粹的喜劇,大家看這個喜劇的目的就是笑,笑完了以後可能沒有了,看電影笑了20多次當然不錯,但意大利式喜劇笑的次數不多,最重要的是笑的過程當中有很強的參與感,感受到所講的故事很可能發生在你身上,你從電影院走出來也會讓你思考很多的東西。”

  對於什麼是偉大的作品,保羅有自己的觀點:“真正的喜劇不是取決於可笑的場景,可笑的對白,而是在故事當中形成了一種戲劇性的張力,在這個張力所產生的荒誕環境當中才產生了讓人不得不去發笑的效果,對我來說,這是喜劇的魅力所在。如果看完我的片子沒有人笑,那我不遺憾,但如果人們沒有感動,事就大了”。

  《完美陌生人》作為一部室內劇,有很強烈的舞台感,但是攝影又同時非常流動,運動感很強,非常近的貼近人物面部表情。潘若簡請攝影師談一談他面對這個劇本時候的設計,包括對色彩的設計,包括對運動方式的設計。攝影師談到了一個細節:“所有場景都在晚上拍攝。為此我們要求對面的樓在六周中,每晚都把燈全部打開,這樣才能保證攝影光線的一致性,好像是在同一天發生的一樣。”

  觀眾提問環節,因為現場來的不少是電影學院的學生以及專業的影迷,所以大家的問題都切中要害。有一位觀眾問到導演與攝影的合作問題,保羅分享了自己的感受:“我覺得攝影或者一個畫面再美也是屬於輔助的地位,換句話來說畫面再美也是為了講故事的考慮來完成的。原來有一個攝影師,那個攝影師非得霸氣地認為自己做什麼都對,不會想到廣告創意後面故事的張力。而跟現在這位攝影師就有很好的溝通,只要講一兩句就會完成所希望的構圖或者攝影效果。”

  (來源:新華社)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