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區:以前大學生都難招 現在博士主動來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17年05月22日 17:23
  中評社北京5月22日電/走在安新縣端村鎮大澱頭村,舉目可見白洋澱裡的叢叢蘆葦。游船劃過蘆葦蕩,響起一陣陣遊客的笑語。64歲的楊文學是村裡仍在堅持織席的人。她盤腿坐在家門口,熟練地將一根根蘆葦秆剖解成織席用的“葦眉子”。

  《瞭望》新聞周刊報道,“新城咋建俺還說不上來。俺想,總得跟這織席似的,一步跟緊一步,一個茬口接著一個茬口,有耐心,肯下功夫,才能織出上好的席子。”楊文學笑著告訴記者。

  4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通知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一項重大的歷史性戰略選擇,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

  現在,雄安新區的橫空出世已近兩月,全國上下特別是生活在新區的人們,已從最初的興奮乃至沸騰,逐漸恢復平靜。而此時的平靜,正孕育著即將到來的落實之潮。近日,《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深入雄安新區基層,目擊這個謀創“中國奇跡”第三個“三十年”的歷史新起點。

  “當好新區第一代建設者”

  在安新縣大王鎮北六村,陣風拂過成方連片的麥田,輕翻起層層麥浪。村民李二民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這可能是這塊土地上最後一茬麥子了。田埂上,村民李虎臣剛從白洋澱打了幾條魚,正騎著三輪車往家趕。

  “一夜之間,俺們從水鄉人變成了新區人。”李虎臣說,新區宣布成立後那幾天,人們奔走相告,很多人興奮得整宿睡不著,都說“趕上了千載難逢的大好事”。現在,日子恢復了平靜,可大家心裡都明白,生活即將迎來巨變。

  雄縣一位縣級幹部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儘管新區公布前,縣裡就已開展管控工作。但消息一出,很多人還是感到震驚,“沒想到新區這麼高的定位。”隨後縣裡連夜開會統一思想,有的鄉鎮幹部無限期取消休假,全身心投入一線工作。
 
 
  “我們有幸趕上了大時代。中央提供了一個大有可為的平台。我們是見證者、受益者,更應當好新區第一代建設者。”雄縣張崗鄉黨委書記劉軍輝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國家大事面前,不敢有絲毫懈怠。”

  三縣發改委、工商等部門工作人員都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提到,新區設立後,他們每天的一個主要任務就是接各方面打來的咨詢電話,海內外的創業者對新區充滿濃厚興趣,“以前招個大學生都難,現在博士都主動說要來。”

  聞風而動的自然也有投機者。新區消息一發布,想趁機“撈上一筆”的各類“炒客”,先後掀起“炒房熱”、“炒車熱”、“炒房租熱”。然而,投機者打錯了算盤,遇到“史上最嚴管控”,最終“鎩羽而歸”。

  “規劃好每一寸土地再建設”

  在安新縣大王鎮向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遇到包村工作組正入戶調查摸底。一張臨時手繪的《向村網格化管理圖》,不僅將責任分解到了每名組員,也將工作對象落實到了每個家庭戶主。工作組還準備了調查表格和問卷,針對村民、務工人員、企業、商戶等分別設置了十分細致的問題。

  目前,河北省已成立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實行書記、省長雙組長制。新區臨時黨委、籌委會接管了三縣人事、黨務、社會穩定等工作,開始行使規劃、建設、國土等管理事權。抽調了1560名幹部駐村,起步區57個村由縣級幹部分包,三縣557個村實現駐村工作組全覆蓋。

  事實上,從去年6月開始,雄安新區規劃區域內就已逐步實行了不動產、規劃、土地、項目、戶籍等內部管控。雄安新區臨時黨委委員、籌委會副主任牛景峰告知,新區公布後,實施了更為嚴格的全面公開管控,周邊11個縣(市、區)也同步採取了管控措施。

  河北省主要領導表示,河北將堅決肩負起黨中央賦予的主體責任,穩扎穩打,“系好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第一顆扣子”,不留歷史遺憾。河北省明確:新區“不搞土地批租,不搞土地財政”。
 
 
  按照“新區規劃建設要堅持世界眼光、國際標準、中國特色、高點定位”,“把每一寸土地都規劃得清清楚楚後再開工建設”的要求,河北省明確了樹牢大歷史觀、精准把握定位、聚焦服務疏解、彰顯工匠精神等規劃編制方向,提出了“1+N”規劃體系。

  牛景峰說,目前,新區正組織一流機構、一流人才,精心抓好各項規劃的編制工作。同時,計劃將30平方公里啟動區的控制性詳規和城市設計,面向全球招標,開展設計競賽和方案征集。

  “一定會有更多轉型發展機會”

  容城縣平王鄉留通村村民李世偉,最近一直琢磨著如何轉型。1992年出生的李世偉初中畢業後,子承父業,這兩年投入20多萬元添置了幾台機器,幹起了塑料加工,“我原想一輩子就這樣留在農村了。現在,命運改變了,得趕緊想辦法轉型”。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環白洋澱走訪發現,白洋澱周圍村莊已經發展形成了旅遊、外貿產品加工、家庭作坊等多種業態,形成了不少以家庭工廠為主要形式的專業村。李虎臣所在的北六村就是一個外貿服裝專業村,全村3900多人,有一半的戶家做服裝生意。李虎臣說,他們村做出的服裝大部分出口俄羅斯,不少村民每年都會出幾趟國。

  當地人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雄安新區範圍內三個縣曾領市場風氣之先,多年下來形成了一批“小規模大集群”的特色本土產業,且大多為勞動密集型產業。容城形成了以服裝為主導的產業,全縣大大小小服裝企業達到900多家,其中規模以上企業12家,從業者有7萬多人。

  安新主要有再生有色金屬、制鞋、羽絨等三個產業,僅在制鞋業集中的三台鎮就聚集著上千家企業,輻射人口近10萬人。雄縣民營企業興起較早,目前已形成塑料包裝、壓延制革、乳膠製品、電器電纜等地方支柱產業。

  傳統產業去還是留?雄安新區臨時黨委、籌委會提出,將統籌安排,科學規劃建設企業園區,做好企業搬遷安置。通過建設企業園區,淘汰落後產能,杜絕污染,促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此外,鼓勵小微企業在搬遷過程中重組合併,走集約化、規模化發展的新路。

  “我還年輕,新區開始建設後,一定會有更多轉型發展機會。”李世偉說。
 
 
  “做足延續歷史文脈的大文章”

  雄安新區設立後,三縣及周邊區域歷史文化資源受到社會各界熱切關注,並逐漸興起一股研究熱潮。帶領學生在雄縣考察的保定學院歷史系負責人說,他們除了要下大力氣整理新區歷史文脈,還將到村裡探訪發掘整理非遺、民俗及方言。

  “千年古縣、三賢故里、壯士之鄉”,這是容城人介紹家鄉時,張口就來的三句話。“三賢”即元初著名理學家劉因、明朝名臣楊繼盛、明末清初大儒孫奇逢。“壯士”即為“狼牙山五壯士”中的容城子弟胡德林和胡福才。

  “楊繼盛曾以國家為重冒死揭發奸臣嚴嵩,後被打入冤獄但寧死不屈,在大是大非面前義無反顧,數百年來為容城人傳頌敬仰。”容城縣志主編曹宏宇說,“三賢文化”是當地崇尚忠義、淳樸鄉風的典型代表,也是燕趙大地慷慨悲歌、重信尚義人文精神的典型注腳。

  處燕南趙北之地的雄安三縣均為千年古縣,文化自古交融。新區範圍內新石器時代、東周燕文化、宋遼軍事遺跡、抗戰紅色文物等文物資源豐富。目前已登記不可移動文物189處,其中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8處。此外還有眾多市、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和登記在册的不可移動文物點。

  中央要求規劃建設雄安新區要“堅持保護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延續歷史文脈”。目前,河北省文物部門已組織專門力量,啟動了雄安新區歷史和建設資料征集工作。

  專家認為,雄安三縣歷史文化底蘊深厚,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融合形成了尚義質樸的文化性格。在革命戰爭年代,留下了廣為傳頌的紅色故事,沉澱出保家衛國、英勇抗敵的紅色基因。雄安新區規劃建設應“做足延續歷史文脈的大文章,讓當地文化資源為新區建設增光添彩”。

  “華北明珠一定會更加靚麗”

  白洋澱是華北地區最大的濕地生態系統,生態獨特,形狀特殊。大小143個澱泊星羅棋布,3700條溝壕縱橫交錯,12萬畝蘆葦和近10萬畝荷花交相輝映,澱內魚、蝦、蟹、貝、蓮、藕等水生動植物資源豐富。
 
 
  “老話說,白洋澱‘日進鬥金’,如今,雄安新區一公布,白洋澱的名氣更是‘一日千里’”。白洋澱景區船工李師傅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感嘆,往年都是“五一”後遊客才多起來。今年,打清明節起,遊客量就上來了。“有專門來旅遊的,有外地來考察的,熱鬧得很,旺季比往年提前了一個多月。”

  據統計,今年清明小長假白洋澱接待遊客數量同比增長256%。“五一”期間,接待遊客12萬餘人次,同比增長超過54%。

  毫無疑問,享有“華北明珠”、“北地西湖”美譽,有“九河下梢”、“華北水鄉”之稱的白洋澱,是雄安最有靈氣的地方。而白洋澱的生態修復和保護,也成為新區設立後最受關注的話題之一。

  雄安新區囊括了白洋澱整個水域。中央要求規劃建設雄安新區要“打造優美生態環境,構建藍綠交織、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態城市”,強調建設雄安新區,“一定要把白洋澱修復好、保護好”。

  目前,白洋澱生態環境治理和保護規劃已納入新區規劃編制工作當中。河北省表示,將加大白洋澱修復力度,恢復“華北之腎”功能,積極推進雄安新區水利規劃建設,加快建設“引黃入冀補澱”工程。

  一位長期關注白洋澱環境的河北大學教授說,雄安新區的設立讓白洋澱生態治理迎來歷史機遇,“相信這顆華北明珠會更加靚麗”。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