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玲玉果然有“風味”

(澳門日報) 2018年01月13日 03:25

    陳玲玉果然有“風味”

    日前在廣州舉行的“李月玲粵曲個唱”,出彩之處不少。觀眾咸稱有兩大亮點,一是李月玲獨唱的《願為蝴蝶繞孤墳》,二為她與陳玲玉對唱的《錦江詩侶》。

    前者,李月玲學芳艷芬唱腔甚是到家;後者則是陳玲玉學唱陳笑風腔口,也頗見功力,讓這首風腔名曲生色不少。

    陳玲玉本是琵琶演奏樂手,為平喉名家李丹紅所青睞,讓她學演唱粵曲,不幾年間即以“琵琶自彈唱”這種形式獨步曲壇。九十年代中,李丹紅移居澳洲後,她即取李的地位而代之,名聲日盛。在這同時,她又向李的業師白燕仔學唱大喉,也有所成,名曲《夜戰馬超》被公認為自李、白之後唱得最好的一人,在全國及全省的曲藝大賽中屢獲佳績。

    在旁人看來,陳玲玉已名成利就,穩穩當當地上了位。但她卻於十多年前出人意表地高調拜粵劇名家陳笑風為師——在星級酒店筵開三十多席,遍邀海內外粵劇、曲藝名家出席,當衆向陳笑風行跪拜、斟茶大禮。

    “百口百岩巉”,有人說她學無止境,不斷進取;亦有人暗議她這是“故攀高門”以壯聲勢,“醉翁之意”在大哥風之名而非藝……有是之故,我特別留意她拜師後的多次重要演出,體味她唱腔是否有“風味”。

    我驚喜地發現,這種“風味”由隱而顯地逐漸出現;難得的是,她交的這些“功課”並不是倒模式的學唱風腔名曲,而是在潛移默化中汲取風腔的獨到之處,融入自身原有的腔韻中,使其形神更為豐富。她還着意學習陳笑風的台風、做手,用以豐富本已擅長的粵曲清唱,增強了演唱的表現力和吸引力。

    她常語人:“我拜大哥風為師,實實在在學到了東西,旁人質疑,由他去罷!我篤信『轉益多師是我師』的古訓!”

    童 仁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