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澳門日報) 2017年11月14日 04:29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陳申背後的那件薑黃色緞繡團龍蟒袍,是清代宮廷戲衣。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陳 申 (劉飛越攝)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鵝黃緞彩繡壽字邊男大靠,通常為老年角色使用。 (在澳門展出品)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團龍馬褂和箭衣,原本來自 清代常服男裝樣式,演變後成 為戲曲舞台上的帝王將相行路 、武備之服。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縐緞彩繡宮裝,工藝繁縟,體現出清代漢族服裝製作的典型特徵,在配色和裝飾上明顯看出受到當時歐洲洛可可奢靡風格的影響。(在澳門展出品)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黃緞彩繡團龍蟒袍(在澳門展出品)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蘇州吳縣的鎮湖鎮老繡工在繡戲衣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黑緞梅花女帔,通身精繡綻放紅梅二百餘朵,飛鳥穿插其間,工藝考究之極。 (在澳門展出品)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陳申將著作《中國京劇戲衣圖譜》贈送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女蟒為戲曲中宮眷所穿服裝。鑲邊女蟒採用的清代 服裝製作複雜的“鑲、滾”工藝,使之更華麗。 (在澳門展出品)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絳衣——清代崑曲服飾 (清乾隆年間製作)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清代織金龍袍(道光年間製作)——戲衣中箭衣原型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麒派改良蟒袍,為京劇表演大師周信芳在《徐策跑城》等劇中使用,為謝杏生設計。(在澳門展出品)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清宮昇平署戲劇人物畫描寫了角色穿戴樣式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繡花官裙(清代),又稱馬面裙。女裝下裳。(在澳門展出品)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紅緞繡獅開氅局部圖案 (在澳門展出品)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戲衣的高雅圖案

    錦繡昇平

    ──訪京劇戲衣收藏家陳申

    陳申的本行,並非出自梨園,而是從事出版和攝影專業。他是一位跨界學者,本工是一位出版行業的專家,又是中國及亞洲攝影史專家,還受聘為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所等院校教授,為研究生授課。

    學校登台演樣板戲

    陳申生於一九四九年,少年時代正趕上了解放後京劇的輝煌。據陳申介紹說,他自幼就喜愛傳統京劇,家人經常帶他一起去看戲。那個時候他看不懂,進入劇場不一會兒就睡着了,等散場時才醒。直到一次看了一齣馬連良、張君秋諸位名家合作演出的京劇全本《法門寺》,突然發現原來還有那麼好看的戲。從那時起,他喜歡上了看戲。

    陳申真正喜歡上京劇,當是一九六四年的全國現代京劇調演。那會他逢戲便看,也見到了從小崇拜的那些老藝術家們,在現代戲舞台上的表演。後來,他自己又在學校裡登台演樣板戲。從兒時到少年,陳申對京劇藝術的熱愛,漸漸植根於心。藝術都是相通的,除了京劇,他還喜愛美術、攝影,擅長製作各種模型。“文革”後,陳申因忙於工作,沒有那麼多時間關注京劇,但內心對這門藝術的深愛,一直未曾放棄。

    結識海內外梨園界

    據陳申回憶,他第一次接觸戲服是在一九八九年。那時他的一個同學在北京工藝美術出版社當社長,出版社想出一本關於戲服方面的書。“他們知道我愛看戲,就邀請我當此書的編輯,就這樣我開始了《中國京劇服裝圖譜》的編輯工作。那時我對戲服一點都不懂,然後就開始查資料,哪怕一個名稱的讀音,也一點都不敢馬虎。”等這本書編完之後,陳申對京劇戲服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激發了他對傳統戲曲服飾的興趣及研究。剛開始陳申手裡一件戲服都沒有,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對戲服的鍾愛。

    在以後的十幾年,陳申尋訪了很多製作戲衣的作坊及傳人,收集了數百件戲衣實物,也結識了海內外許多梨園界的朋友、戲衣工藝專家,以及像朱家溍、鈕雋等京崑研究大家。憑着對京劇的一腔熱愛及研究,陳申與著名的戲劇研究學者劉曾復,成了學術上的忘年之交。劉曾復是京劇研究的泰山北斗,與戲劇界名宿過從甚密。在陳申著作的《中國京劇戲衣圖譜》期間,劉曾復對他給予了關切和指點。

    考古方法收藏戲衣

    即使是專門從事戲劇研究工作的人,要完成如此大規模的戲衣收藏並研究,也非易事。陳申的戲衣收藏,用的是考古方法,即重視收藏、研究及補證之法。主要來源有三:一是訂製;二是搜集;三是修復歷史實物。

    陳申戲衣收藏中最為得意的宮廷戲衣,是一件藍底織錦緞龍袍,一看就是清中晚期的東西。一次他到上海出差,住在福州路上一家酒店,每天可以看到對面“福州路古玩城新開業”的橫幅。那天下午訂的是六點返京的機票,午飯後閒來無事,便走進了這家新開的古玩店。無意間看到了這件藍色的龍袍,品相很好,當然店主開價也不菲。當時,他對龍袍的真假沒有把握,但還是不想錯過,打算買下來。可是由於這家古玩店新開張不能刷卡,陳申也沒帶那麼多現金,就準備去樓下銀行取。可是這家銀行排着長長的隊伍,眼看時間來不及了,就重新回到剛才那家店舖。店主突然想起,樓下有個POS機很久沒人用了,就抱着試試看的心態去了,竟然能用。刷完卡,陳申飛快疊好這件龍袍,就往機場趕,飛奔狂跑才趕上飛機。

    此後不久,趁一次去南京出差的機會,陳申請教了當地雲錦研究所的工藝美術傳人張洪寶,被告知在道光年間戲台上的演出服,能保存至今的,都是稀世珍寶。而這件龍袍是近年從法國回流國內的,價值更是不菲。

    登門拜訪刺繡大師

    在陳申收藏的戲衣中,還有一件草綠色的戲衣,是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周信芳當年的演出服,由工藝美術大師謝杏生設計。由此還引出一段佳話。謝杏生是碩果僅存的刺繡工藝美術大師,曾為梅、尚、程、荀、麒等京劇大師設計服裝,名噪一時,退休後閒居蘇州。陳申多方打聽,登門拜訪,期間還解開了謝老同門師兄弟之間的誤會,使他們重歸於好。這是功德之事,而這件戲衣也成為陳申最喜愛的寶貝之一。

    回想陳申收藏的第一件戲衣,是他在前門附近無意間看到一間店舖,上面掛着“北京戲衣廠”的招牌。他走了進去,發現裡面掛着的那些戲衣非常漂亮,就心血來潮地買了一件團龍繡三藍紅蟒。陳申還記得梅葆玥先生唱《四郎探母》中“回令”一折時,穿的就是這樣的戲衣。後來陳申又有想法,想買件白蟒,能唱《二進宮》。一位業內朋友介紹他認識了一位楊師傅,這位師傅原在劇團工作,出來後開始做戲衣。他說:“戲服是不能買的,祇能訂製。”就這樣,買白蟒的想法沒了,紅蟒也送給了一位台灣的票友。

    從此,陳申開始找蘇州的一些廠家訂製戲服。

    共賞華麗“蟒”“靠”

    到目前為止,陳申也說不清收藏戲衣的具體數量。尤為可貴的是,他收藏的這些戲衣都是純手工製作的。

    除了宮廷戲衣之外,陳申還收藏了大量民間戲衣。據一九八○年一次全國劇裝行業會議統計表明,當時為全國各劇種生產的劇裝計三百餘種,其中傳統戲衣一百八十七種。這部分做工精良的戲衣,其中有相當一部分囊入陳申的收藏中,這也是他下了很大工夫、多方尋找的結果。當時也有業內人士說“好戲衣都被陳申一網打盡了”。

    在業界有了名氣,有人請陳申就“戲衣”專題做些講座。聽衆大都是戲劇愛好者,還有不少從事這方面研究的學者,其中也不乏年輕的朋友。陳申總是盡可能多地選出藏品中的精品帶去現場,使聽衆能近距離地欣賞這些華美靚麗的“蟒”、“靠”。(按:本文有刪節)

    (相關照片由陳申提供)

    楊博仁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