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蟑鼠共處盼上樓

(澳門日報) 2015年01月31日 22:24
街坊蟑鼠共處盼上樓
“生果佬”屋不成屋,生活堪虞。
街坊蟑鼠共處盼上樓
衫褲雜物堆到冇路行

    鐵皮棚屋缺水電   冬冷夏熱兼漏水

    街坊蟑鼠共處盼上樓

    人人都想有個安樂窩,但並非有瓦遮頭就可以算係屋,缺水缺電、雜物滿屋、蟑鼠作伴,你又點睇?茨林圍中就不乏這樣的“屋”。在當下繁榮昌盛的澳門,竟有如此惡劣的居住環境,不親歷其境,焉能想像?

    滿屋雜物出入難

    茨林圍內患有骨瘤的“生果佬”,就是與老婆一起蜷縮屋內一角。這間月租三百五十元的“屋”,其實是在一房屋的牆與圍牆之間加了個鐵皮屋頂而成的建築物,鋅鐵棚屋“冬冷夏熱”,苦不堪言,更麻煩的是屋漏兼逢連夜雨,翻風落雨好閉翳,食飯漏、睡覺漏,全屋瀑布一樣。

    但這些原來只是小菜一碟。入“屋”並不容易,首先要用手撥開過道上掛滿的衫褲,衣服上一半是塵,一半是水,“冇辦法,冇地方晾,曬乾未曬乾都只可以放呢度,要着就隨手攞落來。”

    廿個盆桶裝水用

    撥開“雲霧”,眼前景象讓人吃一驚。因為屋內無水,所謂的“廁所”裏面,廿多個盆桶擺滿一地,裝着每日定時定候從別人家中駁喉而輸來的水。屋內亦無電,從鄰屋越牆而入的電線,遊走在掛滿一屋的膠袋雜物中,讓人捏一把汗。因為電容不足,兩家人要錯開煮飯時間,以免“一鑊泡”。

    板間房後的“床”,是匿藏在雜物堆中的一塊木板,罩上蚊帳,驅蚊之餘也作防鼠用,“入夜後,老鼠經常亂竄,嚇死人”。這樣的生活環境,“生果佬”直言早有申請社屋打算,惟早年與剛來澳不久的妻子都有工作,收入超申請上限。一年多前骨瘤趨嚴重,導致不可工作,以為社屋有望,但申請後又杳無音訊,慨嘆上樓的願望,究竟何時能圓?

    本報記者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