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香港不是文化沙漠 是文化綠洲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17年04月21日 00:23
莫言:香港不是文化沙漠 是文化綠洲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中評社 蘭忠偉攝)
  中評社香港4月21日電(記者 蘭忠偉)團結香港基金旗下的中華學社日前邀請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於香港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講述“黃土地幻覺世界與中國文學契機”。期間,莫言提及對香港“文化沙漠”的看法,指出香港並不是文化沙漠,而是文化綠洲。

  “90年代,有一個非常不好的口號,說香港是文化沙漠。沒來香港之前,我也認為香港是文化沙漠,來了以後發現香港並不是文化沙漠,甚至可以說是文化綠洲。”莫言說。
  
  “僅僅從文學領域而言,香港在文學領域具有非常豐富的資源,也是有可圈可點的成就。”莫言不認為嚴肅文學和流行文學之間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礙,亦認為以金庸為代表的香港武俠小說是中國文學的一個重要溝通部分,也是世界文學重要的溝通部分。

   莫言回憶到,“我當年作為一個武俠小說的讀者,也曾沉浸於金庸先生的書中廢寢忘食。我記得1989年的暑假期間,我從頭到尾讀了整整一箱金庸先生的小說,有時候一天可以讀兩本。在這樣一種瘋狂的閱讀當中,我開始確實是被其中的故事和人物所吸引,被其中奇妙的以及預設的機關所吸引,但此後我漸漸冷靜的思考,武俠小說究竟是否有藝術和文化的含量?我重讀一遍金庸小說之後,發現金庸先生的小說文學含量很高,我們許多的嚴肅文學,也未必可以達到這樣一種成就。”

  “以金庸先生為代表的香港武俠小說和武俠文學,應該說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莫言說,香港嚴肅文學也曾有一條非常嚴肅的,沒有斷過的文學脈絡,有很多出色的作家及文學作品,如劉以鬯的《對倒》、西西的《我城》和《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都曾讓大陸80年代的讀者眼界大開。

  莫言談到,隨著時間的推移,有許多流行的事務會被淘汰,但是一部有價值的,有生活內容的,代表一個地區百年歷史的文學作品,會被不斷的被發現。通過閱讀這樣一些作用,讀者腦海中可以再現我們正在經歷的,或者是已經經歷過的香港的時光和香港的歲月。

  對於各個地區的文學區隔,莫言也闡述了自己的看法。他說,香港文學與大陸文學、台灣文學存在很大區別,大陸、香港、台灣,以及世界各地的華語作家,共同構成了中華文學的版圖,而香港在這個版圖中發揮了重要的位置。
 
 
  “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最根本的文學根基,應該是這個地方的生活。比如地理環境、山川河流、生活習慣、語言、禮儀等等,都構成了該地區文學的重要基礎。香港的文學和大陸文學的區別,就是香港地理、歷史、文化上的不同,這也使得香港的作品與其他地區作品有所不同。”莫言認為自己是一個文學的樂觀主義者,並不認為文學會在現代科技快速發展的時代快速消失,也不認為小說會嗚呼哀哉。他指出,關於小說死了的討論,在上個世紀80年代的大陸就曾有所討論。事實證明,小說不但沒有死去,反而經常“迴光返照”。大眾對於文學的熱情有一段時間是消沉的,但是過一段時間會藉由某一個由頭,煥發出一種高大的熱情。無論是閱讀還是創作,讀者的熱情和作者創作的熱情有時候是並駕齊驅的,而且文學的發展可能像任何事物的發展一樣,不會是一條直線,也不會是一直呈現上升的路線,而應該是像波浪一樣前進。

  莫言笑談到,2012年在瑞典領取諾貝爾文學獎的晚宴上,每一個獲獎者要說一段五分鐘簡短的致辭,在致辭中,他提到與科學技術相比,文學是沒有用處的,且文學最大的用處,就在於沒有用處。不過,莫言認為一個讀過文學書籍的人,和一個重來沒有接觸過文學書籍的人,是不一樣的。“即便是在鄉村中不識字的文盲和農民,也不能說他們沒有任何的文學素養。”

  “任何一個故事的講述者,開始時都是故事的聆聽著。作為一個文學的讀者,小說的作者,我對文學充滿厚愛,也希望更多人能夠熱愛文學。”莫言說。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