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撰曲者的妙筆

(澳門日報) 2018年12月06日 03:41
編劇撰曲者的妙筆
謝偉新與林妙雲

    編劇撰曲者的妙筆

    早前聽了內地紅伶謝偉新與本澳女平喉唱家林妙雲對唱的《大漠春風細柳營》。曲意是說代父從軍的花木蘭,其女兒身份在大漠軍營中被揭穿,發覺者是元帥;再發展到相親相愛,願“隱江湖,輕舟泛”、“永相依緊結似玉連環”。那一刻已訂婚盟了。

    這與“樂府”詩《木蘭辭》中,木蘭辭官歸故里,打扮好了才與同行的戰友再見面,才有“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之句。民間有關木蘭故事中,說的是木蘭癡心相許的是十多年共同生死、馳騁沙場的大將軍。如今的改動是更貼題,是春風早到細柳營了。撰曲者神來之筆,令人再三咀嚼。

    史料記載或民間傳說到編劇撰曲者手中,並不一定全依書描述。最突出的例子是《紫釵記》中的李益與霍小玉。故事最先出現在唐憲宗時蔣防寫的《霍小玉傳》,這版本中的李益是貪新忘舊負情漢,使得霍小玉彌留時誓言:“我死之後,必為厲鬼,使君妻妾,終日不安。”後李益另娶三女,果為鬼所祟,家無寧日。唐滌生筆下的李益卻是癡情郎,再加上任姐的精湛演繹;天下女子誰不為李益輕嘆、同情!

    又如隋朝的楊素,殘暴兇狠,但在《隋宮十載菱花夢》中,卻被唐滌生描述成泱泱君子。有說華中有某村莊確是陳世美家鄕,當地人卻說陳世美是賢夫孝子,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所以凡有劇團來演《秦香蓮》、《包公鍘美》的,一概不受歡迎。

    看戲聽曲,就當是聽故事,有時眞不能硬套史料的。謝偉新與林妙雲就是按曲意去陳述。

    偉新唱功扎實,每次必認眞排練,傾情演繹,未見有“交行貨”的表現。妙雲唱曲多年,音穩字露,只嫌每句拉腔起落悠轉過於規律化,多些變化就更妙了。

    楚  竹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