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站置空 首揭遙距控

(澳門日報) 2019年05月16日 06:10

    無人站置空  首揭遙距控

    物聯網避查  犯案難追蹤

    澳珠兩地警方今次破獲的跨境賣淫犯罪集團具規模、組織和隱蔽性,當中由宣傳“招嫖”,安排內地男女或俄羅斯女子來澳賣淫,建立微信群組吸納賣淫女子,收取“肉金”拆賬,以至“接單”和“派單”等,均由不同成員負責,分工清晰。調查過程中,司警更首次揭發有人利用遠端設備操控偽基站,令警方的調查難度大增。司警估計,不排除“無人現場操控”偽基站模式會成為未來趨勢。

    窩點半年無人出入

    司警指出,此跨境賣淫犯罪集團成員會將偽基設備放在行李箱或背包,再以“拖篋”或孭背包形式在本澳不同賭場、周邊街道四處走,或乘搭“發財巴”,針對性向旅客及賭場人士發放“招嫖”短信。

    行動中,司警檢獲三部看似普通的手提電腦,但各電腦實際安裝物聯網(IOT)硬件,並外置了一個智能盒仔,內設有一張網卡。當網卡與互聯網連線,此跨境賣淫犯罪集團成員便可在不同地方透過手機遙距操控設於住宅單位內的偽基設備,根本毋須派人“上門”操控偽基設備。基於上述原因,位於皇朝區其中一個偽基站“窩點”運作半年來,從未有人出入。另一方面,偽基站主腦亦會在住處設置工場,自行改裝和修理偽基站設備。

    租住非旅微信交易

    司警指出,跨境賣淫犯罪集團主要租住非法旅館或民居作為宿舍,不定時安排賣淫女子來澳,由俗稱“雞頭”或“媽咪”負責利用微信接單,之後再“派單”,通知賣淫女子到各大酒店“接客”。

    賣淫群組利誘接單

    俗稱“賣淫群組”成員,則會以“搵快錢為利誘”建立微信群組,吸引來自不同國家或地區女子入群,群主和賣淫女子絕大部分互不認識。當旅客或賭場人士接獲偽基站“招嫖”短訊,若有嫖客要求性服務,成員便會指示嫖客轉為以微信溝通商談“肉金”和“場地”,嫖客亦可透過微信了解妓女的質素等;其他成員便會轉述“賣淫群組”中嫖客提出的要求,再詢問賣淫女子誰人有興趣“接單”,待完成性交易後,賣淫女子會通過微信、支付寶或現金支付“肉金”拆賬。

    本報記者  逸  言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