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軍師起底:揮霍政府錢 拒做中國人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14年02月17日 10:18
港獨軍師起底:揮霍政府錢 拒做中國人
張漢賢(右一)在“香港人優先”擔任軍師角色,左起為陳鴻俊、招顯聰、謝詠雯
  中評社香港2月17日電/“港獨”組織“香港人優先”再次策動暴力行動,在尖沙咀旅遊區惡意衝擊自由行旅客,破壞香港旅遊天堂美名,用心惡毒。這個由“沒腦激進青年”組成的鬆散組織,卻懂得以極端嘩眾取寵手法博上位,本報經訪查,揭開這些活動幕後軍師張漢賢的本來面目─一名打著社運旗號“搵著數”的政棍,自稱靠綜援過活。但他近期突然富貴,不單細屋搬大屋,還經常上館子、出入長洲坐頭等船位,錢從何來?啟人疑竇。

  大公網報道稱,“反自由行”暴力行動的搞手網名叫“天河明人”,又名“城邦忠烈公”,是“港獨”積極分子。據知情人士透露,“天河明人”姓王,是“香港人優先”的核心成員,年約30歲的他,經常在其facebook上發表日本AV女優圖片,無論白天和晚上都是網上常客,主動與一些女士聊天,情人節當日,更發表13篇“毒男”宣言:“祝願天下所有情侶,男的生性病、女的被輪奸……”正正反映他是無所事事、也無女朋友的“失落青年”。

  招顯聰“孭簿”需換人搞事

  昨日他接受傳媒訪問時,揚言自己“脫離香港人優先好耐”,但本報發現其說法並不可信,因為約2個月前,特首梁振英到油麻地落區了解民情時,他便與“香港人優先”的招顯聰、田奇柔等中堅分子一同到場搞局,其“脫離”組織的說法明顯欲蓋彌彰。

  “香港人優先”主要由15至30歲的憤青組成,大都是工作和生活不太如意的“失落青年”,一心想透過社會運動揚名立萬,取得社會認同感和優越感,所以經常語不驚人死不休,先後策劃燒軍旗、闖軍營等事件,行動一次比一次激烈,但今次行動卻不見招顯聰(Billy仔)等核心人士出現,一改由“天河明人”策動,原因據說與組織的其他核心人員正在“孭簿”有關。

  “招顯聰等4名核心人士早前惡意闖入中環解放軍軍營,正被控‘非法闖入’罪,有法律人士勸告他們,如果在‘孭簿’期間犯事將會好麻煩,所以他們暫時偃旗息鼓,改由‘天河明人’頂上,接力搞事。”消息人士透露。
 
 
  明知“身有屎”,仍要不斷搞事,原因與該組織的幕後軍師張漢賢不無關係。記者經過長期觀察,發現“香港人優先”的每次行動都由招顯聰等年輕人充當馬前卒,博取曝光率,但背後一直有一名身材肥胖的男子幕後指揮,此人名為張漢賢,洋名Dickson。

  據認識張的人士表示,張在處理錢銀問題方面予人負面印象,早前一次與社運人士交流的聚會中,張曾與姓楊的社運人士公然討論“收錢做嘢”的合作事宜,行為令人側目,也令人質疑其組織的激進暴力行為是否受他人指使,從中搵著數。

  聲稱拿綜援卻闊綽過活

  張漢賢在大埔區長大,曾在理工大學就讀,但未畢業,2005年擔任民主黨北區區議員余智成的助理,後來轉投公民黨新界北支部,傳因生意上的金錢轇轕與黨友有爭拗,之後不單從大埔遷往長洲,更連電話號碼也改了,令黨友無法找到他。

  40歲身形肥胖的張漢賢向人聲稱,自己因心髒機能隻有正常人的20%而獲批綜援,一家5口每月領取的綜援接近3萬元。不過,社會福利署回覆本報查詢稱,“以5人家庭,2大3小計算,當中1人即使是100%傷殘,連同租金津貼、子女車船及書簿津貼全部計埋,每月最多取得1.5萬元綜援”。

  理應是捉襟見肘的生活,可是張的生活近期卻變得一點都不寒酸,“他每次出入例必坐快船兼豪華位,比慢船普通位貴12元,抽煙要每包50元貴價煙,每天起碼抽1包,此外還定期購買漫畫書。”長洲街坊表示,張家更是“無飯家庭”,經常一日3餐在茶餐廳搞掂,一點都不像綜援戶。
 
 
  記者到張居住的長洲了解,原來很多街坊也不齒他的行為:“每個月拿政府錢,卻話自己不是中國人,實在太無恥,還經常向人吹噓自己如何厲害,警察不敢碰他一條毛,連解放軍也不敢動他,又說自己和很多政界人士熟諗,黑白兩道、左右派人士都畀面他,連愛港之聲高達斌也說成是其前生意拍檔。”

  據長洲街坊透露,張於3年前從大埔搬到長洲,一直住300呎月租村屋地下單位,但去年12月卻搬到500呎大單位,生活變得“富貴”。

  到處搵快錢涉非法經營

  記者對張漢賢的生活進行多日了解,表面上他是社運人士,但其實暗地里動作多多,到處鑽營搵著數、搵快錢,近日更疑遙控一批喃嘸道士,非法經營深圳的殯儀法事業務。

  “花牌過唔到關,就拆散分批過啦,唔好同班師傅(喃嘸道士)一齊過呀,否則連師傅都被公安扣留就麻煩了,你今晚在深圳做完法事,過完關回到香港再找我商量吧!”日前,張漢賢在銅鑼灣街頭高聲講電話說。

  掛線後,張漢賢坐在街頭,一邊抽著香煙一邊指揮2名年輕人替他上落4層樓搬家俬,其中1人正是“香港人優先”的陳鴻俊。原來,張到銅鑼灣的友人家中,取走人家不要的家俬回長洲自用,他首先叫貨VAN將家俬搬到中環港外線碼頭,再和朋友一起搬上船,但奇怪的是,聲稱心髒隻得20%功能的人,竟然可以在碼頭一邊叼著煙、一邊抱起餐桌行走,與普通人無異。家俬到長洲後,他幹脆請苦力代勞搬回家,自己則與家人到大牌檔晚飯。

  事後,記者向愛港之聲主席高達斌了解他與張漢賢的關係:“我與張絕對不熟,連他中文名也不知道,只飲過一次茶。”高解釋說,他們是在示威時認識,張多次向高說人民力量的壞話,之後約高飲茶,說想與“愛港之聲”合作做一些示威活動,但被高拒絕了。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