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歷史的守護者

(澳門日報) 2013年12月01日 04:00
本土歷史的守護者
數百年來澳門是傳敎士來華的南大門,這裡不乏歐西歷史見證。圖為耶穌寳血女修會原址。(李超宏攝於上世紀七十年代)
本土歷史的守護者
本土歷史的守護者
澳門街名充滿奧妙
本土歷史的守護者
學會組織專題硏習,帶學生認識本土歷史。
本土歷史的守護者
右起:林發欽、胡少泉、黃國威暢談推動鄕土敎學。

    本土歷史的守護者

    ——記澳門歷史敎育學會

    古語云:“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學習過去的歷史,是反思現狀的基礎。澳門自賭權開放以來,已一躍成國際知名賭城,城市變化的同時,各種舊事舊物正處於日益衰落中,而年輕一代“看待本土”的思維正改變。基於維護本土鄕土歷史的關注及發展,一群由本澳大中小學敎師組成的非牟利的民間學術團體——澳門歷史敎育學會應運而生。

    積極培育不遺餘力

    自○五年開始,澳門歷史敎育學會由會長林發欽發起,幾年下來發展至專科敎師會員六十餘人,以推動“鄕土敎育”改革為宗旨,取得一定的成效。該會認為要使本地歷史敎育得到發展,關鍵在於學生由細培養愛好歷史的興趣,建立對生活之地有一個健全的“歸屬感、認同感”,敎材的本地化是關鍵因素所在!

    林發欽表示,澳門“世遺”的申報成功,加強本地居民對本土歷史的認受性,也改變過往固有澳門“賭業獨大”的刻板印象,値得鼓舞。為了順應這一潮流,學會的會員在任敎的學校裡,倡導設置鄕土歷史敎育“專題硏習”,鼓勵各校的老師會員成立校內歷史學會。他期望學生利用各種社區資源,以及分組的交流與學習,發掘出一些澳門已被湮沒的歷史名人軼事。

    理事長黃國威說,學會在相關的本土學術硏究進展上,與社會各團體及政府機構保持緊密的聯繫及合作,與澳門基金會聯合策劃出版《澳門知識叢書》,以及合辦“澳門歷史城區考察報吿奬”,致力在民間推動鄕土文化敎育的各種理念;在政府課程改革的背景下,輔助政府撰寫相關材料。

    由歷史科的“基本學力要求”,到○六年與民署創辦“博物館學生硏究員計劃”,均贏得口碑,成果更結集成《澳門鄕土茶事》出版。在對外的交流及合作上,與澳門地理曁敎育硏究會、澳門大學敎育學院合辦“兩岸四地史地課程改革硏討會”,力邀兩岸四地歷史和地理敎育專家為澳門進行中的課程改革提供參考經驗;策劃《歷史敎育學會叢書》的出版,至今已出版本土書籍八種,其中《澳門敎育省思》是會長本人從事敎育多年的經驗之談;在普及鄕土歷史文化知識上,策劃《圖說澳門叢書》,首部的《十九至二十世紀明信片中的澳門》在坊間好評如潮。

    時任學會學術部的胡少泉回憶,學會於○八年舉辦“本土歷史敎育”座談會,由敎靑局組織,邀請到時任敎靑局長蘇朝暉、敎育界的翹楚劉羨冰校長、培正中學退休敎師陳子良及黃就順,澳門歷史學會理事長陳樹榮,共七十人參與,當時而言,規模相當龐大,座談會的成功對推動本土歷史敎育的發展,培養學生愛澳情懷等,都相得益彰。

    一○年的成功申遺五周年慶祝會上,澳門歷史敎育學會聯同澳門文物大使協會、口述歷史協會及文化遺產導遊協會等多個民間團體,當日在亞婆井前地推出“喜悅傳承嘉年華”活動,受到外界的積極回響,現場發行的以夜遊世遺為主“世界遺產·澳門歷史城區”明信片及申遺五周年紀念杯,對有效宣傳推廣本地居民對本土歷史知識的重視,培養其對歷史的興趣,體會“根在澳門”的情懷,目的都已達到。

    改變傳統注重情感

    從全球性趨勢來說,本土歷史的普及對一個地區而言,是各種人文情感因素在內的反映;對推動歷史敎材本地化,是“鄕土敎育”有效實踐的基本步伐。

    林發欽認為,推動鄕土敎育,一方面是為使本地人更全面地了解我們的社會,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培養具有“鄕土意識”的本地人才。他指出,過去本土學術的硏究,長期依賴外地,致使硏究成果不一定符合本地社情,更甚者本地人才無法參與,未能從中得到適切的專業成長。他強調,本土學術硏究,旣要重成果,也要重過程,即盡可能創造機會讓本地人才參與其中,發揮所長,透過硏究培養新一代的硏究型人才,從而使本土學術得以傳承。這旣是鄕土敎育的因,也是鄕土敎育的果。

    有多年中學歷史科組長工作經驗的黃國威說,加深學生對鄕土歷史的重視,首要是從課程改革的方面着手,因學校普遍重視傳統的中英數學科,對歷史這類人文學科關注程度不大,加之澳門高校很可能“四校聯考”,他擔心歷史成邊緣學科。在培養學生興趣時,首要是糾正其對歷史的錯誤觀念,並非一種純記憶學科,“死記硬背”的方式並不是他們樂於見到的效果,而是希望學生能養成一份對社會熱愛、關懷的情感。

    他強調,培養鄕土歷史的人才,興趣是重中之重,學生可能因父母關係,造成學習上各種效益主義,均對歷史學習的錯誤理解。因而他希望歷史的傳承是一種加強社會凝聚力的體現,在敎學改革上,已改以分析及思考綜合等的開放模式,達到“了解過去、認識現在、把握將來”成效。

    制定方針培養“第三批”

    歷史猶如過去生命記憶的反映,對澳門鄕土敎育的未來規劃,林發欽分三個層次做總結:一、透過多元化的方式,常規化的活動,繼續在社會倡導本土知識的敎育,使“知鄕”、“愛鄕”成為社會共識。其次,以正規敎育為主,社區敎育為輔,盡量利用互聯網和多媒體等現代資訊技術,打破時間和空間的局限,加強敎育成效。敎靑局最近大力支持該會創建“澳門鄕土敎育資源庫”,旨在建立一個集文字、圖像、視頻於一身的多媒體平台,為師生提供一個本土知識敎與學的電子資料庫。有關網站快將開通。第三、為本土文史專才提供更多舒展才華的機會和更廣闊的就業前景。

    林發欽指,近年他有些學生和認識的朋友攻讀完歷史、文博、考古等本科乃至碩士博士學位回到澳門,但限於經濟結構和社會需求,未能順利找到合適的工作,以致無法學以致用,於個人和社會都是重大的損失。他指現時只有澳門大學設有歷史學系,其敎學人員和硏究生都以外地人為主,這樣的學術現象値得本地反思。他建議澳門的文化和敎育政策應鼓勵有條件的高等院校和硏究機構開辦相關課程,形成競爭和比較。他強調,學術無邊界,“關心本土問題,培養本土人才,為本土人才提供敎學和硏究機會”,是學術機構的本職和使命之一,“本土化”與“國際化”不僅沒有矛盾,而且相輔相成。

    展望未來,歷史敎育學會將繼續在民間自發承擔起守護歷史,傳承文化的使命,林發欽期望隨着更多學子學成歸來,會有愈來愈多本地年輕學人參與這份平凡但有意義的工作。

    文、圖:靜  心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