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徒想被仙姐駡

(澳門日報) 2017年04月21日 11:41

    愛徒想被仙姐駡

    七月,香港將掀起一場粵劇“運動”,豈止活動咁簡單。香港文化中心公演《蝶影紅梨記》;期間電影資料館邀請學者講座,排期放映二十八部仙鳳鳴粵劇戲寶——紀念粵劇編劇大師唐滌生冥壽一百周年;本來也慶祝白雪仙九十歲大壽,但取消了。因仙姐堅持以西曆計算,明年才慶祝九十大壽,到時另有一番熱鬧了。

    唐哥戲寶如雲,記者問仙姐為何選《蝶影紅梨記》?“如果我選《九天玄女》,你哋又會問點解?”仙姐舉重若輕,又說:“《蝶影紅梨記》唐哥已寫得很好,今次演出,劇本再修改七次,盡量刪繁就簡,希望繼續收到善意批評。”

    藝員舞蹈家劉兆銘問仙姐是否兼任導演?“沒甚麼導不導演,見到有問題便告訴他們。每個人都有戲,主角有戲,一個兵一個卒都有戲。人,有靈有魂,一定有感受,每個人無論大小角色,都要盡心、忘我,做好自己的位置。”

    記者代表戲迷心聲:仙姐,還有興趣再演出嗎? “叫我做呀?你們不要嚇我啦。”八十九歲的白雪仙驚喜交集,“你們想看我完蛋嗎?我都想演出,心有餘而力不足,你們都知道我幾多歲啦。”

    近年每演戲寶,必是陳寶珠、梅雪詩,一師帶兩徒,形影不離。只專心教兩徒麼?“唔敢話教……”大師白雪仙,謙謙而曰:“我自己也在學習中,學無止境。但是,自己也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仙姐並透露,兩位愛徒,也經常找她的。

    曾見前輩娛記,當面狠狠批評阿刨、阿嗲:別提起師父只有駡和驚,破壞仙姐形象的,豈不是没有“諄諄善誘,春風化雨”的名師風範。徒弟也自瘀,幾十年“駡而不善”。娛記提示,不准講“駡”,不准講“驚”。忠言逆耳,而今阿嗲和寶珠,不但見到師父驚,而且震。阿嗲講到明,《蝶》劇花旦戲好難演,演了很多次,又看電影參考,仍未演到師父咁好。可擔心仙姐駡?“不駡就慘了,不駡即是不當你是徒弟。駡,是放錢入你袋……”寶珠搶着説,阿嗲亦附和,“是徒弟仙姐才會駡,千萬要駡呀!”仙姐慈眉善目説:“想她們好而已!”

    高  梁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