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素秋應無憾了

(澳門日報) 2017年05月18日 11:43

    于素秋應無憾了

    “一呀葉輕舟去呀,人隔萬重山……鳥‘東’飛,鳥不返。”記憶猶新,許多年前,麥炳榮仙逝三藩市,已近截稿時間,老總下令搶新聞,寫一千字,刋港聞版頭條前。我高梁提筆,即寫下兩句,呆住……結尾“鳥兒比翼何日再歸返,哀我何孤單。”送于素秋的一句,終於用上了。

    八十九歲于素秋去世,屬於笑喪。留下幕幕回憶,都是歡聲笑語……

    八牡丹之“銀牡丹”羅艷卿,悼念“黑牡丹”于素秋,“年幾前佢返港一次,我哋都有約會,佢話好唔得閒。仲話,啲仔女唔湊佢就唔識出街。好快返咗三藩市,五個仔女圍住佢,所以,佢冇興趣揸車四圍走,打麻將係佢唯一嗜好。”羅艷卿緬懷牡丹盛放歲月,“我哋係結拜姐妹,以前每個月聚會一次,打吓麻將仔,講吓笑話,互相問吓工作忙唔忙呀,開開心心,當時大家都已三十幾歲。”

    紅伶譚倩紅講于素秋:“佢同榮哥麥炳榮結咗婚,咁就更加熟,因為,大家都係粵劇戲班,佢去咗美國就冇見啦。”

    “我曾經講過,陳志平係陳港生(成龍原名)嘅父親。于占元係成龍嘅父親。于素秋係我姐姐!”國際功夫巨星成龍,對于素秋致以崇高敬意;七小福元彪説:“我哋當年喺學校訓練時,佢已經出去拍戲。我哋都有陪佢出去拍過戲,但我哋係跑龍套啫。其實,佢係學校嘅副校長,本身又有知名度。所以,師父于占元都會交校務畀佢處理……”

    “于素秋,唔只係我哋嘅師姐,我哋仲當佢係老師,非常尊重佢。呢幾年,佢移居美國,雖然好少來往,但我哋感情冇變過。”大哥大洪金寶直言,“最難忘師姐威風凛凛嘅剛強形象。”

    旣是師姐弟,實是一家人。元華説小時候,“師姐出去拍戲我哋瞓覺,我哋起身練功就到佢瞓,佢都有教吓我哋。近年,知道佢肺積水需要靜養,我哋冇時間探佢,係遺憾。”

    甚麼叫死亡?有兩種解釋——人死了,世人也忘記了,眞死。人死了,人們没有忘記,這叫死而不亡。一位藝術家,没有繼承藝術的接班人,才是遺憾的。七小福的師姐、姐姐,遺愛遺藝在人間,在發揚光大。于素秋想是走得開心的。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

    高  梁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