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重磅專訪:郝龍斌談國民黨未來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17年04月20日 09:12
中評重磅專訪:郝龍斌談國民黨未來
郝龍斌接受台灣中評通訊社採訪團專訪。(中評社)
  中評社台北4月21日電(記者 倪鴻祥、張嘉文、梁雅雯)中國國民黨主席參選人、副主席郝龍斌接受中評社採訪團專訪強調,他若當選國民黨主席將深化國共交流,設代表常駐大陸做為兩岸溝通橋樑,以利兩岸長遠發展。這不是他的創見,陳水扁執政時代就講過兩岸要互派代表,但拖了十幾年沒做。另外他認為,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是目前看起來唯一能打敗蔡英文的藍軍候選人,如果2020郭能贏,他會窮盡洪荒之力請他出來,三顧茅廬、五顧茅廬都要把他請出來。
 
  台灣中評通訊社採訪團在郝龍斌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辦公室進行專訪,採訪團成員包括台灣中評社總編輯林淑玲、主任記者倪鴻祥、張嘉文、記者梁雅雯。

  以下是專訪問答全文
 
  中評社問:2016年大選國民黨慘敗,不但失去政權,在總席次113席的“立法院”只拿到35席,讓國民黨陷入陰霾,您若順利當選,將如何帶領國民黨迎戰2018地方選舉勝選及2020重返執政?
 
  答:所有人都知道,2018對國民黨來講是關鍵的一戰,如果沒有2018、打不贏,就沒有2020,所以2018現在最重要還是我們要怎樣找出一個領導人真正了解選戰的,大型選戰,我在台北市打過兩場都勝選。
 
  2018若能把台北拿回來,對國民黨來講就穩住了,這是大家都同意的事情。2018拿回台北市是有機會的。所以對2018打選戰,我要分不同的地區、不同的規劃,例如像是台北、新北、甚至桃園、台中,這幾個地方,藍營勝選的機會相對是大的。像南部如台南、高雄,我們必須要有一個認知,就是現在要馬上翻轉過來並沒有這麼容易,所以對於有機會贏的地方,我們要怎麼打,要找能贏的候選人,誰能贏誰就上。
 
  先決條件是,黨主席腦袋裡永遠只有一個字就是“贏”,誰能贏誰上。像台北有非常多有意願的人,新北市、台中市都有,所以在這個時候,黨中央、黨主席應該要做的事,像我做過台北市長,胡志強做過台中市長,我們當初成立的市政團隊都還在,所以就是該把當初的市政團隊變成市政監督團。假如說,甲君想選台北市長,我們就積極的,當然不只一個,每一位都公平、平等對待,就積極的把現在市政上相關的缺失,告訴甲君,讓甲君做為問政、監督的訴求,這樣就可以提升國民黨所有候選人的問政能力。透過這個方式,大約在明年初時,國民黨就要決定誰是候選人,候選人決定後大家要一起團結支持這個能勝選的候選人。
 
  國民黨會輸,都不是因為民進黨的人很強,而且國民黨自己不團結,所以假如能真正找到好的候選人,透過國民黨積極的協助,甚至國民黨團結,這應該都可以打得不錯。這也是我這次參選黨主席時公開承諾的。對2018有什麼責任、願景,我說2018六都最少要拿兩都(目前國民黨在六都只有新北市執政),包括台北市,然後執政的縣市數目要增加,總得票數要比2014地方選舉多。也就是總要有一個標準說這場選戰到底打得怎麼樣,我覺得這就是一個標準。
 
  在這標準的前提下,另外,黨裡面的文化要改,就是黨內不團結的文化要改,在選舉過程中互相攻詰的文化要改。
 
  剛剛我講的能贏的地方,有些地方如台南、高雄,這心裡要有準備,這一仗打得會很辛苦,而且贏的機會不大,所以這些地方要用的人,就是將來可以輸一次、輸兩次,但可以繼續經營,做為將來執政的準備。換句話說要有“十年磨一劍”的決心,挑選在地人、在地的年輕人,不是常講國民黨缺乏接班的年輕人嗎?這就是培養戰將、培養年輕人很好的地方。
 
中評重磅專訪:郝龍斌談國民黨未來
郝龍斌接受台灣中評通訊社採訪團專訪。(中評社)
  
  例如這次台南、高雄的候選人,最少要得到40%的得票率,這樣議員的席次就可以增加。另方面,這個候選人這次得票40%,繼續經營下次45%,再下一次得50%不就當選了?所以有句話我要更強調的,在北部能贏是先決條件,誰能贏誰上;在中南部,年輕、有潛力、未來可以再戰的戰將是先決條件;這兩個要分開來。
 
  中評社問:所以您認為,在六位主席參選人之中,如果要收復台北市,您自認是第一行家?
 
  答:我當然覺得我最有把握,我相信在現有黨主席參選人裡,誰能帶領這個團隊光復台北市,相信是我。
 
  中評社問:對國民黨台北市長選將,您是否有心目中的人選?
 
  答:很多人都問我這個問題,其實做黨主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現在心裡不能有既定人選。如果我說有指定人選,這樣對所有的人、其他的人來說,就算這個特定人士是最優秀、最好的人選,就算將來提名這個人,其他所有人都會覺得不公平。現在最重要的是,要讓所有的人都有一樣的機會、均等的對待,讓他們充分的發揮,而且讓每一個候選人充分發揮時,大家正向選舉,這樣對國民黨的戰力、形象是提升的,到某一天他會把所有候選人找來,大家協商透過一個可以接受的機制,或者是黨員投票加民調或其他方式,決定這個人選之後,全部要團結。
 
  所以很多人都問我,有沒有既定的人選,其實是要去積極的找出所有有意願的參選人,可是心裡不能有定見、先去指定特定人選。
 
  中評社問:您自己會再出來選台北市長嗎?
 
  答:國民黨裡多的是人可以參選,相信這裡面一定有人可以勝選。
 
  中評社問:過去一整年來外界都看到,黨中央與“立院”黨團意見常有不合,您擔任黨主席之後,如何領導促進黨中央與“立院”黨團的和諧與合作,得以發揮功能?
 
  答:這是蠻遺憾的一件事,不只是黨中央不但要積極支持“立院”黨團,也要積極支持地方縣市議會黨團,國民黨為何會兩次敗選,就是因為和民意疏離。要怎麼樣再起,就是要與民意結合,而“立院”黨團與地方議會黨團是最清楚地方基層民意的一些代表,所以如何發揮“立院”黨團與議會黨團的戰力,這是黨中央最重要的責任。
 
  簡單講就是黨中央與“立院”黨團重要性差不多,不是黨中央比較重唷,我常講像“鳥之雙翼、車之雙輪”,也是一樣的。所以今天如果合作不好,鳥飛不起來、車子開不動,所以我過去做副主席兼智庫副董事長時候,我就積極的把黨團與黨中央合起來,積極配合“立法委員”做很多事情,那已經是前年的事情了。
 
  所以問到要如何配合、如何合作,其實我已經做了,核災食品公投就是呀。當初就是“立院”黨團提出來,然後黨中央不支持,但我覺得這個事情一定要做,我就積極主張發動全民公投,也是透過“立院”黨團、議會黨團的支持,我們把這事做起來了,這也凸顯出“立院”黨團與議會黨團的重要,所以如何讓“立院”黨團與議會黨員發揮戰力,這是黨中央最重要的一件事。
 
  我是黨主席的話,不只智庫會百分之百配合黨團,黨中央會全力配合“立院”黨團,而且連地方議會黨團都要發揮戰力。
  
中評重磅專訪:郝龍斌談國民黨未來
郝龍斌接受台灣中評通訊社採訪團專訪。(中評社)
 
  我舉例,雖然不是所有地方的議會黨團是國民黨掌控,但每個地方都有在地的問題,基隆就是交通不好,都市發展不好,我們就要協肋基隆議會黨團針對這些議題對現在執政的民進黨發動強而有力的監督。包括這次撥了80億給基隆(興建輕軌建設),但原來的捷運到基隆呢?變成輕軌了,輕軌有沒有評估?沒有,有沒有設計規劃,也沒有,錢就直接下去了,原來已經過設計、規劃、評估,已經定案的從民生、汐止延伸到基隆的捷運怎麼沒了?所以這些事情,就是智庫要協助基隆市議會黨團,把所有資料給他們來質詢。
 
  看台北市柯文哲現在做成這樣,大巨蛋怎麼回事?柯文哲一天到晚出國到底幹了什麼事,這些都要把資料、由智庫這邊就要有一個資料整理好,專問提供給台北市議會黨團,這就發揮議會黨團戰力,更不用講“立院”黨團、軍公教年金改革這件事。
 
  我昨晚、今天一早都到了“立院”黨團,就是去給他們加油打氣,尤其國民黨人數少的時候,這個壓力是很大的,要以一當十、以一當百來做這個事情,那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所以特地去給他們加油打氣。所以怎麼樣讓“立院”黨團、 地方議會黨團發揮功能,這是黨中央責無旁貸的責任。我做黨主席,一定會全力協助他們做好,還有就是怎麼樣讓兩邊合作無間,無縫的合作,我主張將來我做黨主席,我不是一個人說了算,而是集體決策的領導核心,“立院”黨團總召當然就是這個領導核心中當然成員,說白了就是副主席。
 
  中評社問:您認為現在的“立院”黨團有無需要改進的?讓黨團發揮更大的力量?
 
  答:這就是黨中央要協助的,因為“立法委員”除了不分區,很多時候要勤跑基層了解民意,黨中央該做的事情,就是把他問政、以及民眾相關事情,透過智庫、透過他們的回饋把它整理出來,讓他們能夠積極的問政。
 
  中評社問:為什麼現在黨中央和“立法院”黨團會搞得這麼僵?依您診斷,現在到底出什麼狀況。
 
  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沒有道理,關鍵在領導,你必須知道這個事情有多重要、你該怎麼做。
 
  中評社問:會不會黨中央與黨團中間的溝通橋樑不順?
 
  答:我真的不知道,因為這個最重要的舞台,而且現任黨主席過去也是“立法”委員出身的,所以今天搞成這麼僵,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像我就和他們(黨團)溝通的非常順暢,我們一起合作做過很多事,軍公教年金改革也是配合“立院”黨團在做。
 
  中評社問:現在民進黨在“立院”是多數,推法案一定是優勢,國民黨團該用什麼方式監督制衡?
 
  答:過去民進黨用哪些手段,我們現在就應該用哪些手段。
  
中評重磅專訪:郝龍斌談國民黨未來
郝龍斌接受台灣中評通訊社採訪團專訪。(中評社)
 
  中評社問:您認為也應該要用比較強勢的抵制杯葛、霸佔主席台啦、製造衝突等方式嗎?
 
  答:如果必要,當然要!如果必要,當然要!如果民進黨團做一些不公不義的事情,今天透過協商,沒有辦法監督制衡,當然要,說不定人數少,表決不會贏,最起碼要展現出這個事情的不合理性,讓社會上知道國民黨的立場。國民黨任何事事情一定要有立場,而且這個立場一定要與支持者、民意結合。
 
  而且這個立場不是說了就算了,要堅定、要做下去,只有這樣的方式,一次一次做下來,民眾才會覺得說,國民黨真的是可以信賴、可以依靠的政黨,然後一次又一次的累積民眾的支持,政黨存在的目的是要執政嘛!所以這樣做下來,總有一天會得到大多數民眾支持,國民黨才有可能重返執政,才有可能2018勝選。所以最重要還是民意,民意是國民黨再起唯一的力量,今天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要以民意為依歸。
 
  民意是國民黨執政的基礎,對呀!所以當然要讓國民黨團有戰力,今天如果說黨中央與國民黨團各說各話,是自己內部內耗,所以內部一定先要有一個共識,然後大家朝共同目標努力。
 
  中評社問:最近的國民黨主席選舉民調,多是吳敦義排第一,吳過去在中央與地方都待過,也有人質疑您跨不出台北市,您認為?
 
  答:票開出來就知道跨得出跨不出台北市!大家看我去登記參選的時候,陪我的都是中南部的民意代表,包括總幹事就是現在全國農會理事長蕭景田,所以我在一年半內在各地走,講我跨不出台北市的人,可能就真正的和民意疏離太遠了。所以我現在在中南部走,我可以感覺大家對國民黨跟民眾疏離這件事是很嚴重的。
 
  一個月前我在台南學甲參加座談會,來參加的全部都是虱目魚養殖戶,我真的很意外,他們沒有人不清楚什麼叫做“九二共識”,我一般在台北問人還不一定都知道什麼叫“九二共識”,學甲的人問我說,郝龍斌,“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識”?
 
  因為不承認“九二共識”讓我們的虱目魚賣不出去,讓我們生存都出問題,難道民進黨的意識形態比台灣人民生活,比台灣經濟還重要嗎?這是很好的問題,這也是國民黨在兩岸問題上,我們是強項,怎麼把兩岸溝通橋樑重新建立,怎麼讓民眾享受到兩岸紅利,怎麼讓國民黨強起來,真正制衡民進黨,真正走到正規道路,不是意識形態治國,這是國民黨要做的事情。
 
  中評社問:在兩岸路線上,您和其他主席參選人比,有什麼優勢?
 
  答:我們都是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兩岸的路線大家都一樣,但真正實際在路線前提下,對兩岸關係有貢獻的,相信我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知不知道台北松山對上海虹橋直航誰做的?我做的。上海台北雙城論壇也是我弄的,包括我們去參加上海世博,大陸來參加我們的台北花博,還有我們兩岸間彼此人才交流互訪。松山文創園區大家覺得很滿意,是我做的沒錯,可是是從上海學來的,他們也給我們非常多協助。不是只有我們向他們學,大陸現在的1235有事找政府,也是我的1999,垃圾不落地也是學我們的,整個來參觀我們的捷運,就是將來交通運輸建設規劃也是跟我們學的。所以透過這樣,不是真正兩岸互相交流、互訪,減少了誤解增加了瞭解,讓雙方都獲利,創造雙贏,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嗎?所以一再強調,選黨主席不是演講比賽,要說到做到,不是光開空頭支票。
 
  中評社問:您認為幾位參選人之中,只有您有兩岸深度交流的實際經驗?
 
  答:對啊,我實際做了這些,別人也可以把他的好處拿出來,讓大家看到國民黨做些什麼事嗎?這是我一再強調,這次選舉大家不要專門在後面放話攻擊別人抹黑別人,講自己有什麼好的嘛!證明自己能帶領國民黨,路線、方法及怎麼帶領國民黨,立場嘛!不是天天自己起不來,就拉別人一把,國民黨這不改不會有希望,而且大家講要團結,天天攻擊別人怎麼團結呀?
  
中評重磅專訪:郝龍斌談國民黨未來
郝龍斌接受台灣中評通訊社採訪團專訪,國民黨主席選舉倒數天數只剩31天。(中評社)
 
  中評社問:您當國民黨主席後,認為需不需要再深化國共交流?要怎麼去深化?為什麼要深化?
 
  答:當然要,其實很簡單,現在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識”,包括這次李明哲被抓,陸委會一點辦法也沒有,海基會傳真到海協會通通已讀不回。我自己覺得,大陸多少總該給李太太去探望,這基於人道不管有無犯罪,也不會讓台灣這邊這麼激情反應,這是我個人看法。另外這件事,凸顯出兩岸間自從民進黨執政後,所有溝通管道中斷,包括不是有位台灣人幫他傳信,李明哲太太覺得是掮客,為什麼?因為沒有公信力,所以國民黨現在最該做的是重建兩岸間的溝通管道。
 
  我主張,將來我當主席,國民黨就該有人在那邊(大陸),萬一有人權、經貿等這類事情發生了,我們可以來溝通協助,人家也不會講說國民黨沒有公信力。所以現在溝通橋樑一定要建立,法律、人權、經貿問題都可以來做,這樣對兩岸長遠發展也是好的方式。這不是我個人創見,在陳水扁執政時代,就講過兩岸要互派代表,但拖了十幾年沒做,所謂派代表是常駐在大陸,有問題就去解決,類似辦公室這樣,所以我如果做黨主席,我覺得我會跟對岸溝通,國民黨會設代表在大陸。
 
  中評社問:這意思是更積極讓民眾知道兩岸問題,國民黨才有辦法?
 
  答:現在不是讓民眾知道,而是證實了兩岸問題國民黨才有辦法,就像現在觀光的問題、虱目魚也賣不掉,很多旅館都關了,經濟也往下了,為什麼?其實台灣海峽的和平穩定是台灣經濟發展最重要基礎,如果民進黨一昧以為今天拉了美國、日本就能對抗大陸,這是錯的。現在看到了,“川蔡(特蔡)”通了電話,民進黨多興奮啊!可是,習近平跟特朗普見面先決條件是什麼?不就是“一中原則”嘛!對不對?從這裡看出來,你要是把美國日本當作你的靠山,可能靠山靠不了,最後你變成棋子跟籌碼,自己的國家只有靠自己。任何一個國家都是把他國家利益放在前面,不可能把其他地方利益放在他國家利益之上。尤其特朗普是生意人,非常會做生意,會為了捍衛你台灣跟大陸對抗?不會的,只要有利益他就會變的。
 
  中評社問:“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國民黨執政時的兩岸交流基礎,民進黨執政後兩岸現狀改變了,也有人認為國民黨現今再拿“一中各表”出去跟大陸互動,狀況可能就不一樣?
 
  答:為什麼?你告訴我,這個不通嘛!為什麼“一中各表”,什麼叫“一中各表”?就是我們都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你說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我說我的“中華民國”,所以“一中原則”是兩岸共識;你說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我說我的“中華民國”,這是我們台灣內部的共識,兩岸之間有共識,台灣內部有共識,這才叫“九二共識”,除非你能找到比這更好的共識,要兩岸都同意,也要我們內部都同意喔,如果能找到一個,那很好,但要告訴我是什麼?
 
  過去八年馬英九執政,馬政府的其他事情你們可以評價,但兩岸關係是好的,這是事實,為什麼會好?就是因為堅持“九二共識”,除非你找到一個比這更好的兩岸共識,且台灣內部也有共識的東西,不然當然現在還是“九二共識”。
  
中評重磅專訪:郝龍斌談國民黨未來
郝龍斌接受台灣中評通訊社採訪團專訪,郝龍斌的競選文宣。(中評社)
 
  中評社問:現在兩岸沒有“九二共識”僵在那邊,也有人認為,大陸為了抵制蔡英文,國共關係也沒辦法回到過去馬英九時代,之前藍八縣市交流受影響,推不動,類以的問題怎麼解決?
 
  答:推得動啊,怎麼會推不動?他們的農產品賣過來了,也送過去了,不管怎樣,溝通比不溝通好,拿李明哲案來講,如果當初是國民黨代表在做這件事,會有沒有公信力問題嗎,會嗎?
 
  國民黨代表可以扮演這樣的角色,建立管道來保證人民權益,難道現在就完全不要嗎?不要好還是要好,你先決定這個嘛!再來是過去做的到,現在為何做不到,你沒有試啊,現在因為不承認“九二共識”,說我們也做不到,做做看嘛,我相信一定做得到。
 
  我當主席後,國共交流、論壇等一定都要繼續,現在一定要溝通跟交流,為何現在的兩岸關係這麼緊張,就是完全斷掉嘛。國民黨黨主席,甚至國民黨,很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把過去的溝通管道、交流的管道重新建立起來,這事情難不難?我覺得不難,因為過去國民黨跟共產黨有過溝通交流,且彼此有基本互信,這基本互信上,怎麼把這事做得更好,讓兩岸人民權益得到保障,讓台灣所有一般民眾問題得到解決。這對兩岸關係是好的,我相信在大陸,他們也不希望一般民眾對大陸都反感,像這次李明哲和當初火燒車事件,都是溝通不良造成反感。
 
  中評社問:您是國民黨副主席,為何國民黨沒有去介入,沒有協助?
 
  答:當然應該有,主要是政府為主,政府的立場表現得很糟糕,你在做什麼也沒用。
 
  中評社問:以後,如果政府表現還是這麼糟?
 
  答:所以要有管道,有這管道可以證明我們比政府做得好,當初2005年連戰破冰之旅後,不就證明國民黨對大陸溝通比民進黨有效嗎?現在為何不能呢?當然可以啊!我的意思是,其實可以透過黨際間交流,做到對人民服務的概念。而不是蔡政府束手無策時,國民黨也兩手一攤。
 
  中評社問:您的意思是,在蔡政府與大陸無溝通管道的狀況下,國民黨可以取代海基、海協的概念?
 
  答:基本上就是我們國民黨可以把兩岸關係溝通橋梁建立起來,如果陸委會、海基會因為意識形態都沒有發揮功能,因為彼此間沒有互信無法解決問題,可以透過我們來解決。
 
  現在是政府做不到,不是沒有人做,你說海基會、陸委會沒努力?我想也未必,但現在是溝通管道彼此沒有互信,不承認“九二共識”前提下斷掉了。
 
  中評社問:大陸現在是強調“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您怎麼看?
 
  答:這是我去對岸每次都講,我做市長時都講這句話,你要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因為“中華民國”是兩岸之間最好的連結,你們查,過去資料一定有,我跟每個領導見面都說這句話,“一中各表”是胡錦濤跟小布什通話也講了,現在因為兩岸關係不像原來這麼好,所以對於民進黨政府當然要有些堅持,但過去跟大陸接觸時,國民黨就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你找到更好的論述,雙方都能接受,台灣內部也能接受,這才叫共識。沒有共識的共識那就不是共識,不管是兩岸間或是台灣內部。
  
 
  中評社問:如果將來當選主席,大家最關心的是,您會不會代表國民黨參選2020?因為外界有不同看法,認為黨主席兼“總統”候選人一起比較容易贏?也有人說不一定要綁在一起?
 
  答:誰說的?馬英九2008第一次當選時,黨主席是吳伯雄,對不對?所以我覺得,勝選機率怎樣最大?不是黨主席不是候選人,而是候選人誰最強,能贏。所以做黨主席想的是誰能贏誰上,為什麼一定要黨主席上,尤其黨主席你自己決定要做候選人的時候,有個比你強的人,你會大公無私的讓他上你不上嗎?未必吧?所以黨主席腦袋裡應只有一個字,就是贏,誰贏誰上啊,不要拿這些理論來解釋黨主席一定要是“總統”候選人。
 
  馬英九2008贏的最好的一次就不是黨主席,過去連戰在選的時候,連戰也不是黨主席,那時候李登輝是黨主席,馬英九連任時他是黨主席,所以我們贏的,只有馬英九第二次是黨主席,所以這理論就不對啊。
 
  中評社問:現在台灣很多人期待郭台銘代表藍軍參選2020,您怎麼看?
 
  答:這就是我講的,現在看民調,郭台銘是目前看起來唯一能打敗蔡英文的藍軍候選人,如果是郭台銘可以贏,你難道不讓他去,然後你自己要去嗎?選“總統”不重要,贏最重要,你選不贏你選什麼,如果有人能選贏當然給他選。
  
  中評社問:郭台銘到底是不是國民黨籍?
 
  答:當然是,而且是很堅定的國民黨員。你看,郭在任何情況他都站出來。所以,我覺得做黨主席心裡面要一心為黨。你像現在,你去查民調,吳敦義、洪秀柱、詹啟賢三個人去跟蔡英文比,最近才做過民調,差遠了,只有郭台銘贏,那為什麼不讓他去,如果2020還是他最強,為什麼不讓他去?
 
  中評社問:如果是這樣的話,您會去遊說郭台銘出來選“總統”嗎?
 
  答:我會窮盡洪荒之力請他出來,三顧茅廬、五顧茅廬都要把他請出來。
 
  中評社問:在這之前,你們私底下是不是跟郭台銘接觸過,郭到底有沒有意願?因為外界之前傳很多,郭台銘在內部開會就叫大家不要提這個事。
 
  答:那你也不要提這個事。
 
  中評社問:大家都有一種感覺,藍軍真的幾乎只有郭台銘可以?
 
  答:對啊,你們都這樣覺得,那你覺得黨主席應該去選嗎?我這邊要講的主要是一個觀念,我們不要把它鎖定只有郭台銘,就是2020,2018也是一樣的概念,黨主席腦袋應該只有一個字,就是“贏”,誰能贏誰去選,而不是說我現在設定誰去選,2020誰能贏誰選。
 
  中評社問:不過,我們還是對郭台銘的話題比較感興趣。我們相信您和郭董是好朋友,您覺得郭選“總統”的機會百分比有多少。一定有跟郭聊過吧?
 
  答:郭台銘不是講了,不要提這個事。我沒有跟郭聊過這事。
  
 
  中評社問:換一個角度來討論,假設郭台銘代表國民黨出來選2020,選舉一定有正面和負面因素,您覺得郭的負面因素是什麼。
 
  答:郭台銘的負面因素不多,我現在在基層經常舉辦座談會,人家最常提的是郭台銘把夏普都救起來了,他一定能救台灣的經濟。以郭的背景、以他的魄力,他對經濟的能力,不要說台灣,世界各地來講,現在誰能解決國家的經濟問題,尤其現在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經濟問題,年金改革也是經濟問題。
 
  中評社問:郭台銘長期在大陸做生意,擔不擔心他出來會被抹紅,說共產黨叫他出來。
 
  答:你覺得郭台銘是誰叫他出來他就會出來嗎?
 
  中評社問:這是綠營有些人的邏輯。
 
  答:民進黨找很多理由,表示怕郭台銘出來,你也可以知道將來他出來,民進黨一定把他抹紅,問題是你抹紅就會讓他不當選嗎?那就要看當時的兩岸關係到什麼程度,如果當時大家覺得兩岸關係很重要,抹紅說不定還是個正數。
 
  中評社問:您最近全台灣趴趴走,基層是不是也很多人提到對郭台銘的肯定?
 
  答:你看民調也就知道,而且那個是不分省籍、不分族群、不分年齡。我原來不知道,是一個年輕的支持者跟我講的,你知不知道郭台銘現在在年輕人的心目中,比賈伯斯的地位還高,原來大家最崇拜的賈伯斯,現在是郭台銘。你去查網路上,原來是賈伯斯現在郭台銘第一,所以你現在說國民黨沒辦法吸引年輕人,郭台銘可以吸引年輕人。
 
  中評社問:所以您認為,郭台銘是各年齡層通吃。
 
  答:對,關鍵是勝選,誰能勝選誰上。
 
  中評社問:您覺得在國民黨裡面有沒有其他人可以跟郭台銘相比?
 
  答:現在我還沒看到,不過還有兩年多,到時候再看,所以我才講,不要設定一個人選,到時候誰能贏誰選,重點是贏。黨主席本來就應該是一個我為人人,不是人人為我,如果你心態上你已經決定我要來,你會把所有人都排走。而且你自己有沒有來這件事,天下沒有秘密,當你決定要的時候,你旁邊的人就會卯足勁幫你來做,那就會刻意排斥其他人,所以黨主席做重要的就是,一定要一點私心都沒有,全心只為了贏這件事。
 
  中評社問:郭台銘的事如果換方式問?
 
  答:你怎麼問,我的答案都一樣。
 
  
  中評社問:現在國民黨六位主席參選人中,想要自己出來拚大選的有幾位?
 
  答說:我不知道,你問他們,我只告訴你,我沒有,你去問他們啊,他們也講得很清楚,我不需要替他們講。
 
  中評社問:您覺得,在台灣當“總統”或當國民黨主席,省籍因素重不重要?
 
  答:我覺得沒有那麼重要。現在的國民黨已經夠弱夠小,如果再來貼標籤再來畫分,這個黨就沒有希望。而且國民黨是多元包容,你今天想民進黨你會想他有外省嗎,國民黨是閩、客、原住民跟外省人都有,國民黨是最多元包容。國民黨主席的省籍,本省外省也都有。尤其在現在這個時刻更不應該從這些方面來,觀念已經變了,什麼本土、黃復興,其實一般的黨員根本沒有這個問題,是外面想分化、貼標籤,如果我們自己也貼標籤就完了。
 
  中評社問:常有人提到,如果某某人當選,國民黨就變成台灣國民黨。
 
  答:絕對不會,我當選當然絕對不會,其他人當選應該也不會。現在這個黨,我想大家都有選後要團結這樣的共識。
 
  中評社問:您父親郝柏村也提過,課綱是造成年輕人對國民黨觀念大改變主因,您怎麼看?
 
  答:我接觸了非常多人,課綱的改變把我們中華歷史文化傳統整個扭曲了,這是很不應該的,也是很嚴重的事情。一般年輕人,甚至我所謂的年輕人是在199幾年(1997年李登輝在國中推認識台灣)就念小學以上的,所以差不多20、30歲的年輕人,基本上對整個中華文化沒有清楚的認識,甚至對日據時代的統治也不覺得有多嚴重,不把我們自己當成殖民地這樣的對待,這個當然也是。
 
  最近我看到一個民調顯示,所以我提出一個叫做“天然台”,他們講說台灣年輕人是“天然獨”,其實不是天然獨,是天然台。他是認同本土,認同台灣、而且對台灣的歷史文化很有信心,但對大陸未必這麼有興趣。你說他真的希望台灣獨立嗎?我想沒有,蘇起做過一個民調,如果兩岸關係緊張、因為“台獨”要打起來,你支不支持台灣獨立,年輕人大概十分之一。所以他是對土地、本土文化的認同,而不是真的要台灣獨立,所以我覺得這叫天然台,不是天然獨。
 
  天然台基本上還是會以兩岸的發展,以自己未來的發展為主,不是為了獨立而獨立,所以現在“台獨”並不是那多人,當然現在有這個分離、甚至覺得大陸欺負我們這種人多。可是真正你告訴他,如果堅持台灣獨立,台灣會有兵兇戰危你要不要,大部份是不要的。
 
  中評社問:有些民調很弔詭,他沒有問到這部分。
 
  答:蘇起問了。
 
  中評社問:民進黨對國民黨的清算是一波又一波,如何應對。
 
  答:民進黨的清算只有一個方式可以對抗,就是你自己強大站起來,他今天為什麼清算鬥爭,因為這是最廉價最便宜的方式嘛,他自己做不好,他把你鬥倒了,沒有對手了,他就可以繼續執政,所以你只有自己站起來,自己站起來我剛講了還是怎麼樣傾聽民意,了解民眾心聲,更重要的是了解以後要做到哪裡,不是在那裡拼命說,說沒有用,我剛講了核災食品公投條例就是一個很清楚的例子,在我們做這件事的過程,大家對國民黨的印象會好一點,這是國民黨做的,這是事實,那這件事情真的是不應該,不是講的是非核家園,不要核能核電,怎麼會人家核能核電污染的東西要送來給我們吃呢。這是完全不通的,不是你的神祖牌嗎,神祖牌都可以推翻。
 
  簡單講,人民希望國民黨做的事,你盡一切力量把他做起來,人民看到民進黨做的不公不義的事你要盡一切力量做出來,一例一休就是一個,我是主張把一例一休全部廢掉,全部恢復原狀,現在搞得一塌糊塗,死不認帳,推動的政策到現在沒有一個成功,為什麼你知道嗎?最關鍵的是,民進黨在推動前都有一些不公不義的思想在腦袋裡面,要不然怎麼會當初反對美牛,現在要美豬進口。
 
  為什麼會讓日本核災食品進口?核災食品你們不知道,他所有要進口到台灣的東西沒有一樣是台灣不能生產的。而且是佔福島五縣總生產量的三分之一,日本人自己都不吃卻要給我們吃啊!想要賣來但現在賣不來,所以他們卯足勁要推,這是“農委會”官員告訴我的,那這些東西不是我們不能生產,如果不能生產,只有核島地區我們買也就認了,但都是台灣可以生產的東西。
 
  中評社問:怎麼看不當黨產條例?
 
  答:因為我們在社會上,被污名化說黨產是不公不義的,所以我很早就主張把黨產都捐出去,捐了還是不當黨產,那時候如果早聽我的就好。
 
  中評社問:其實有些連賣掉都有爭議。
 
  答:就捐吧。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