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龍一》帶來驚喜

(澳門日報) 2018年05月17日 03:40

    《坂本龍一》帶來驚喜

    幾乎找不到影評的《坂本龍一》,旣得威尼斯獎,於是捧場。這講醫癌的文藝片很悶,孰不料,悶出個驚喜來。高梁四字評:値回票價!

    黑沉沉破屋,白髪佝僂老人,躑躅尋覓,發現一架沾滿泥污的鋼琴,“這是一具溺斃的鋼琴屍體”,老人這樣形容的。他指着牆上一條斑駁水線,高出鋼琴兩尺。三一一海嘯,福島核洩漏,至今仍列為禁區,這架鋼琴,曾被海嘯呑沒。“我在彈奏鋼琴的屍體,毋須校正,也是一種自然聲音,以前未聽過的。”影片中,坂本龍一引領觀衆大開耳界,也大開眼界。他走出露台,工作人員指着光禿禿一抹平原,直望遠海,這區域本是叢林和屋群,海嘯像一堵黑墻,淹過之後,甚麽也沒有了……這具鋼琴屍體也太神奇。

    坂本龍一出道時,為人注意的是《戰場上的快樂聖誕》,演同性戀日本兵……他執意不演,“我是作曲家!”導演略施妙計,你演基佬,便給你影片配樂。他曾憑《末代皇帝溥儀》奪奧斯卡作曲獎;以《情留撒哈拉》聲名大噪。作曲家要豐富靈感,無所不用其極搜集聲音——影片中看到坂本龍一“釣聲音”。

    工業革命後,很難聽到自然聲音了;要接觸天籟之音,作曲家深入森林,聽鳥兒唱歌,聽樹葉搖曳……悶死人的文藝片格調。鏡頭一轉,坂本龍一攀登雪山,艱難地找到一個雪洞,裡面流水淙淙,吊下錄音機,“我現在釣聲。”銀幕上緩緩雪水,叮叮咚咚……作曲家太高興,“這是世界上最原始、最純潔、最好聽的聲音。”銀幕傳來的叮咚水聲,果然非常悅耳,且有滌盪胸懷之感。

    高梁自認“功利觀衆”,別人都説“請支持電影工業”,我則呼籲,電影業必先要對觀衆作出視聽的貢獻。倘若,坂本龍一只講醫癌、吃藥、攤抖,悶死人的,也不會看這電影。但讓觀衆看到彈奏“鋼琴屍體”及聽到詭異樂音;又聽到冰洞流水叮咚,値回票價了。這聲音為主題的電影,深入殿堂級作曲家的密室,儀器堆積如山,卻原來,聲音!聽到,也看得到的。

    高  梁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