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博士”剖析垃圾分類緣何難推動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17年03月20日 17:37
  中評社北京3月20日電/繼上海市傳出從今年起全面實行單位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制度後,廣東省廣州市城管委也於近日通報了關於垃圾分類問題的新政策:今年將劃出強制垃圾分類制度實施範圍,包括公共機構、相關企業和相關行業,9月1日起將對強制區域進行每月不少於兩次執法。

  生活垃圾分類問題說了多年,但是,近段時間多地推出的“強制”措施,將這一問題再次推上了輿論關注點。

  在北京師範大學環境史博士毛達看來,在生活垃圾分類問題上,我們已浪費了10年時間。如果在10年前能解決一些關鍵問題,生活垃圾分類早已實現。

  多數居民無“分類”意識

  毛達除了是北京師範大學環境史博士,他還有一個身份——北京零廢棄發起人。細算下來,毛達致力於推動垃圾分類工作,已經超過10年了。

  毛達甚至這樣介紹自己的個人微信公眾號,“垃圾博士毛達的個人公眾號”。

  儘管有像毛達這樣的人不斷推動垃圾分類,一些地方也在持續發力,但在日常生活中,垃圾分類似乎仍很遙遠。

  在北京市朝陽區一個新近建成的小區,記者看到,小區地下車庫放置了5個垃圾桶,其中3個垃圾桶分別標注為“廚餘垃圾”“可回收物”“不可回收物”,另外兩個垃圾桶用於放置其他垃圾。

  儘管有分類垃圾桶,但這個小區的一位居民告訴記者,“扔的時候一般都沒有分類,也沒有注意過垃圾桶上的標識,都是一扔了事”。

  記者翻看這些垃圾桶發現,實際情況與這位居民描述一致,所有垃圾混在一起,分類標識成為擺設。

  “還是應該在扔的時候給垃圾分一下類,這樣好一些。”上述小區居民略帶慚愧地說。

  在朝陽區另一個年代相對老舊的小區,記者看到,這個小區沒有放置分類垃圾桶,每幢樓共用一個垃圾桶。

  該小區一位居民告訴記者,“基本上什麼都往裡扔,物業甚至還貼過通知,禁止往垃圾桶裡扔剩菜剩飯”。

  “現在有些地方對於垃圾分類動力不足,原因就在於認為垃圾混合沒有問題。實際上垃圾混合焚燒產生的二噁英是有害的。”毛達說。
 
 
  強制分類建議獲回復

  去年年底,毛達和其他環保志願者一起發布了“關於‘建立北京垃圾強制分類制度’的建議書”。

  根據北京市“十三五”時期城市管理髮展規劃,“十三五”期間北京市將研究適時推進生活垃圾強制分類,新建生活垃圾焚燒廠和建築垃圾處置場所,基本實現原生垃圾零填埋。

  據了解,在建議書中,5家環保組織根據從各方了解到的國內外垃圾管理的經驗教訓,就北京市實際情況為垃圾強制分類的實施提出了6方面的意見和建議,包括建立清晰的管理目標、實施範圍、規範對象和問責制度,為垃圾強制分類從3個途徑保障資金來源,農村垃圾分類同步進行,採取5項措施對一次性用品進行限制以服務垃圾管理,通過7條途徑做好對公眾的宣傳,建立本市強制分類的公共智庫(如建立垃圾強制分類市民咨詢委員會)等。

  不久後,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員會針對建議書的內容給予了回復,其中提到,“我委將與有關部門配合,推進垃圾分類示範片區建設,完善我市垃圾分類法律法規和政策標準,研究出台垃圾分類工作實施意見。同時,發揮公共機構的引領作用,率先在國家和市屬黨政機關、高校、大型商超和大型餐飲企業中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研究探索對公共機構垃圾分類的考核方案,對拒不履行垃圾分類責任的,進行媒體曝光、通報批評或根據相關法規給予行政處罰”。

  對於垃圾強制分類的資金來源,回復對此表示,“編列專門財政預算”、設立“分類回收基金”“垃圾按量收費”都是很好的建議,也是我們在下一步工作的方向和目標。“我委根據市領導的指示,正在進行基礎資料的收集、費用的測算等工作,正在研究制定實施意見,與財政局、發改委等部門研究細化垃圾分類資金項目和政策保障機制。目前居民收費方面受一些因素的制約,比如人口統計難、流動人口變化、監督難、成本高等問題,短時間內難以實現,但我市會借鑒國外經驗方法,抓緊制定相關政策”。

  回復中還提到建立強制分類市民咨詢委員會,回復稱這是促進垃圾分類工作開展的一個重要支撐,也是公眾參與、社會發動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市將研究相關的建立機制和參與範圍”。

  “回復中有一些內容是比較積極的,屬於具體的動作,還有一些內容則相對比較籠統。”毛達說。
 
 
  地方政府落實是關鍵

  這些年來,毛達陸續去了全國一些地方研究垃圾分類的經驗。

  在某地考察有害垃圾分類過程中,毛達站在社區裡一個藥品回收箱旁聽講解時,一位居民衝毛達等人大喊:“這些都是假的,滿了也沒人來收。”

  講解人向毛達一行解釋:“的確會出現這些問題,原則上藥品回收箱如果滿了,由居委會或居民打電話通知回收部門。如果他們不配合,可能就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毛達說,目前關於垃圾分類的頂層設計已經有了,主要是看各個主管部門和地方政府如何落實。另外,還需要吸引公眾更多參與以推動這項工作。從短時期來看,圍繞垃圾分類問題,在法治建設方面肯定會取得一些進步。

  “我們浪費了一些時間。”毛達在回顧自己10年來推動垃圾分類的歷程時說,如果10年前有這樣的局面,或者說在10年前就面對一些關鍵問題,垃圾分類可能已經實現了。

  “最核心的問題是垃圾分類的目的是什麼?垃圾分類的直接目的是減少垃圾清運量,如果這一目的不明確,沒有量化目標用於指導相關工作,就可能讓垃圾分類流於形式。垃圾分類變成簡單把垃圾分到垃圾桶。所以,接下來的10年,我們不能再延續過往的某些狀態。”毛達說。

  (來源:法制日報)

馬上成為Qoos的Fans

【去論壇發表評論】